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谋天修士第18章 楼炎冥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8章 楼炎冥

谋天修士蛮伢子发布时间:2019-03-06 10:04:31

  益州最大的兵营里,平日里驻扎着十万兵马,由于东防边境吃紧,已经抽调走一半。
  深夜,整个兵营寂静无声。
  “什么人?”
  突然,门口站岗的官兵大声惊呼到。
  “唳”
  一只银角狮鹫从高空稳稳落下,方拓的老管家露出身影。
  “去告诉楼炎冥总督,就说有大事发生。”在官兵的高度戒备下,管家没有冒闯,只是静静等待。
  不多时,一位身负战甲,颇有大将风范的楼炎冥骑马赶到。他的坐骑正是风国的国宝,赤血马。
  “何事?”
  楼炎冥一眼认出了管家身份,整个益州省敢在深夜叫醒他的也只有方拓了。
  管家当即把事情经过所述,也将方拓的建议告知,毕竟是风王的儿子,至少绝不能在益州省出事。
  “血龙刹不是傻子,就怕去了又扑空。”
  楼炎冥何尝不想剿灭血龙刹,只是军队所过之处,耳目众多,温峡山好几座大山连绵不绝,重武器搬运麻烦,恐怕还没到,血龙刹就提前逃跑了。
  “人跑了不要紧,只要殿下不在益州出事就行。”
  老管家再次强调了方拓的建议。
  “嗯,我知道了。狮鹫留下吧,处理完血龙刹再奉还。”就算楼炎冥不提,管家也会留下的,宗师逃命本事不弱,狮鹫恰好能在高空侦查。
  目送管家离去后,楼炎冥转身下令。
  “通知下去,将二百赤血马重骑兵改为轻骑兵,带上五十把三弓床弩,余下人皆带十字弩,将部分箭头换成紫铁箭头。”
  军令如山,传令使很快吩咐下去。
  三弓床弩,又称“八牛弩”,箭矢以坚硬的木头为箭杆,以铁片为翎,箭头可更换,世称“一枪三剑箭”。
  床弩也可发射“踏橛箭”,发射的时候蔚为壮观,箭支有如标枪,近距离发射可以直接钉入到城墙里面,齐射的时候,成排成行的踏橛箭牢牢地钉入城墙,攻城兵士可以藉此攀缘而上。
  威力巨大,比车驽轻便,若是换上紫铁箭头,足以让宗师闻风丧胆。
  每一座三弓床弩重达上百斤,也只有赤血马能轻易做到,何况还要驮人,又不失速度。
  时间不长,二百赤血马轻骑兵集合完毕,为了对付血龙刹,三弓床弩由五十位千夫长背着。
  千夫长乃武师级别,爆发力足有三千斤,背负三弓床弩一点也不嫌拖累。
  楼炎冥,新晋灵将,体内灵力雄厚,骨骼如玉,肉体坚硬无比,寻常紫铁兵器只能刺伤外膜皮肤,难伤骨骼。
  理论上寿命延长一百多年,可以灵化兵器,可惜他灵化兵器太慢,足足一盏茶时间,才能凝聚成他擅长的无影剑模样。
  这个时间段,怕是够敌人出手几千次了。
  好在灵将可以灵力外放,隔空取物轻松自如,有效距离也就十多米范围。
  “出发前往温峡山,遇到敢逃的血龙刹,杀!”
  翻身骑上狮鹫,楼炎冥直扑驿站,他打算先去见见楚亥,多掌握一些血龙刹的消息。
  夜深人静,楚亥服下驱灵散,高强度锻炼肉身,只为了早日突破武师,他只能笨鸟先飞。
  他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葛荒的建议对他来说确是有效。
  他体内沉积的灵力太多,驱灵散只能融化掉丹田的灵力,一些被肌肉吸收的,通过外功强身,肌肉进化过程中,逐渐将堵塞的灵力分食。
  “呼”
  吐出一口闷气,楚亥推开窗享受着夜晚的凉风。
  不过他很快瞳孔放大,天空一道黑影突然降落驿站,不少客商的坐骑顿时炸开了锅。
  狮鹫属于妖兽,胃口惊人,突然瞅准一匹脱缰之马,闪身扑去,利爪贯穿马背,巨大的喙狠狠地戳穿了马头。
  狮鹫背上,楼炎冥并未阻止,而是注意到开窗通风的楚亥。
  “你就是楚亥殿下?”
  飘然落下,楼炎冥不确定道。他只是凭感觉猜的。
  未等楚亥回话,整个驿站灯光乍亮,骂声四起,深更半夜不睡觉,谁家的马叫的那么惨?搞事情嘛!
  “喂,你干什……”
  被吵醒的客商,推开窗户打算质问身负战甲的楼炎冥,结果话说一半就关窗了。
  “我滴个乖乖,骑着狮鹫,惹不起惹不起。”
  顿时整个驿站安静了许多。
  “别看了,睡觉睡觉。”
  有几个不识好歹的商贩,立马被同伴按住了,小声在耳边低语着,很快便老实下来。
  “是我!”
  望着身负战甲的楼炎冥,楚亥隐隐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应该是方拓派来的。
  只是没想到动静如此之大。
  “可敢随我一同前往温峡山,我想知道血龙刹的具体位置。”
  楼炎冥扫过楚亥,一眼看出楚亥还是斗士,故而出言试问道。
  在他眼中,京城出来的公子哥,哪里见过生生死死的战斗,怕是早就吓破了胆。
  “有何不敢!”
  从窗户上一跃而下,楚亥面色轻松,若是能体验一下乘坐狮鹫的感觉,倒也不枉此生。
  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楚亥,楼炎冥没有多言,扫了一眼吃饱喝足的狮鹫,如袅烟升起,飘然落在狮鹫背上。
  不过就当楚亥靠近狮鹫打算爬上去时,狮鹫一个回头冲楚亥吼叫起来。
  显然不情愿让楚亥上背。
  “靠,口气真臭。”
  挥了挥面前的空气,楚亥猛然一跃,安稳落下,在狮鹫幽怨的眼神里,大咧咧地坐下,双腿叉开,骑着脖子而坐。
  “走”
  在楼炎冥的命令下,狮鹫拔地而起,张开的翅膀产生的推力只让楚亥大呼过瘾。
  从高空目视,整个大地一片黑暗,好在楼炎冥视力大涨,在他的询问下,楚亥凭借记忆逐渐朝温峡山靠近。
  “咦,那里有火光。”
  俯视中,楚亥发现一道火光一闪而过,紧接着被挡住了。
  显然有人担心暴露,将火光强行熄灭。
  “看来还有人在。”
  不光是楚亥这么认为,楼炎冥也说出了想法。
  事实上,血龙刹确是想跑,只不过内部矛盾激化,一时间陷入僵局。
  裴天峰,身为三当家,也是血龙刹的军师,发起口水战的就是他。
  白天时他就说过,血龙刹有些原则不能破,结果没人听取,导致损失惨重。
  现在他提议将洞里的钱财分割……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谋天修士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 域达
  别人重生就是开局各种功法,各种机缘,强势横推过去…为啥我开局就是被虐杀?
  还以为得到天道不死印记会吊炸天,没想到是个坑…
  死一两次就罢了,还一直死,还做了猪,做了兵器,植物,石头…坑爹啊…
  但…白惨后来发现,他居然能听懂兽语,能跟兵器沟通诞生器灵…能跟灵药对话…知晓灵石表达的意思…
  于是,他牛逼大了…
  关键是他发现无论多强的对手,都杀不死他…
  “不是要杀我么?来,朝我头打,快来打死我…”
  这是一本幽默风趣,被人锤,又锤不死的小说!
  【独家新颖玄幻,感谢各位大大支持,如果觉得好看收藏推荐…mua…】
  完结作品:《我有一根无敌食指》新颖爆笑玄幻,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小说之王 彭野
  某某第一次签约书:
  作者:老子一书必封神
  编辑:小伙子很有前途
  #
  某某写了几个月后:
  作者:写你麻痹不写了
  编辑:做你麻痹的主编
  #
  某某想要放弃书时:
  作者:抱歉主编,小说太烂我弃书不写了
  编辑:除我以外,谁特么都不能砍你的文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苏生奈何
  我有七个绝色倾城的姐姐,她们都是宠弟狂魔,却不知我早已成为了令世界颤抖的王!大姐叶倾城,高冷总裁!二姐林青檀,妙手医仙!三姐柳烟儿,妖媚杀手!四姐王冰凝,美女记者!五姐楚瑶,神秘莫测!六姐萧沁,绝代影后!七姐洛漓,身份不凡……十五年前,你们待我如至亲,十五年后,换我来守护你们。
  版权提供方:必看
木子的北宋生活 凡秀
  笔者用尽量轻松诙谐的文笔,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古代的故事,尽量逻辑合理一些,努力不落俗套,大家可以看看试试
最后一个萨满 于不器
  如果有可能的话
  我宁愿不要踏上这条路
  最亲近人的背叛
  最爱人的离去,最痛苦的是我无法阻止
  当我被选为萨满的那一刻,我知道命运是不会放过我的
  该死的命运,能不能放过我让我摆脱绝望的交织
都市极品仙尊 青春小萝卜
  一代仙尊,灵魂重生地球,占据了纨绔子弟的身体,强者之旅已悄然开启!
  狂傲大少,恶霸,富二代,尽数踩在脚下,冷血杀手,家族武者,花钱买教训。
  警花,校花,空姐,女总裁,大明星,全都蜂拥倒贴,热情难以抗拒。
  这一世,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仙尊极品,开挂一样的人生。
我的嘴太强怎么办 篮球不是鸡
  卿谋本是一名不能修炼,但好歹还有个大家族世子的身份过得逍遥自在……
  直到有一天,亲眼看见未婚妻给自己戴绿帽子,关键给他戴绿帽子的那个人就是抢走他世子之位那个人!
  卿谋不但不难过,反而快高兴坏了!
  “我有一嘴,可战八荒!”
  “你牛什么,还不是个废物!”
  诶,你就说错了。
  卿谋这个嘴巴可不一般,他有自己的意识,还能帮助卿谋。怎么帮?
  雷电决!
  整个世界没了。
  快老死的大母猪?
  啪!顶级魔兽。
  “你只会点化别人,用低级法诀!”
  “哦。”卿谋殷勤地给嘴大爷挑着牙缝里的肉,“废物。”
  好了,对方一个大帝没修为了。
  很强,还有没有更强的?
  行,去赌场耍牌,去青楼里找姑娘对吧?
我是个抬棺匠 盅盅
  我本是抬棺世家,应该子承父业,然而却因易人体质容易招惹邪祟,被爷爷禁止接触抬棺。
  起初我以为爷爷不想我影响家族生意,直到有一天我瞒着爷爷去抬棺;回来后发现家里所有人惨死,我才明白爷爷至死都在保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