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谋天修士第4章 有违男儿身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4章 有违男儿身

谋天修士蛮伢子发布时间:2019-03-05 06:41:09

  楚王府,府外绿柳周垂,府内坐落两棵大槐树,些许阳光透过树缝洒下,留下了许多斑驳光影,空气里弥漫着槐花香。
  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自楚戬下葬已过去数日,整个楚王府显得冷冷清清,没了往日的生气。
  连伯,风王派遣到楚王府的新管家,除了照顾楚亥,也是他的监督人。
  原本荒疏的院落,今日里开始有了变化。连伯雇佣了许多散夫,给院子里添置了许多东西。
  文具有丈八条案,案前摆:硬木八仙桌,一边一把花梨太师椅。桌上文房四宝:纸、笔、墨、砚。
  武具有各式兵器,长剑、短刀、大斧、长枪、铁戟、飞刀、长矛……
  之所以准备这些东西,也是为了楚亥着想。贵为王子,琴棋书画,武器兵法都得熟会。
  随着日上三竿,楚府一片忙碌,唯有主院厢房大门关闭。
  一间优雅的房舍里,一个少年兀自躺在床上,头枕双臂,灵动的眼睛紧盯房梁,身穿一袭干净淡雅的白衣,一尘不染。
  一晃十二年过去,楚亥逐渐长大,也大概了解了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灵力充沛的星球,光体积就比他原来的星球大数十倍,物种极为繁多,也有不少类似他记忆中的物种。
  这里没有高科技,倒是有不少修士,关于修士的传闻,他倒是听姑姑讲过一些。
  往事历历在目,这异世的体验糟糕透顶,自打幼时起,便在楚戬的淫威下闻鸡起“武”,稍晚一刻便是一顿揍。
  关键是公鸡打鸣不守时,也难怪他能坚持下来。
  修炼着不入流的锻体术,闭目冥心坐,手握灵气固。要在十岁前达到斗士级别,属于初摸修炼门槛。
  斗士,外练肌肉,内练筋骨,筑体强身,单臂过三百斤力道,双臂大开大合过千斤,归根究底便是把身体练成“容器”。
  所谓“有容乃大”,便是指体魄足够强大,才能容纳更多的灵气。
  在风国,斗士在军营里可获得百夫长官职,丢在战场上足以以一敌十。
  对普通人来说,想要达到斗士有两种办法,分为先天与后天,先天便是修炼外功,不断突破极限,将身体强度全方位的提升,而这个过程往往会很久。
  后天,便是借助外物另辟蹊径,那便是通过感应灵石气息,将灵气吸纳转化。
  在灵石的滋润下,肉身会主动捕捉灵气,进而内炼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缺陷是特别浪费灵石。
  原因是肉身没有达到斗士级别,无法形成“容器”,价值一金币的灵石,普通人最多能吸收两成,剩下的由于肉身无法储存,只得消散于天际。
  对于寻常百姓来讲,一金币得挣十年,用十年的辛苦换一颗灵石,却只能吸收两成,堪比血亏。
  就算不用灵石,十年苦练外功,也会有不小的成就,故而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选择用灵石,除非你有钱,可以无视灵石的浪费。
  楚戬生前,御林军副统领,宗师级别,年收入百金。
  为了能让楚亥赢在起跑线,每年五成收入都会兑换成灵石,以供楚亥使用。
  这便是富人的差距。
  六岁那年楚亥便是斗士级别,全仰仗灵石的功劳,这对王权贵族来说,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六岁往后,便是他噩梦的开始,由于进步极其缓慢,经常挨揍。
  也成了楚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废物!朽木!烂泥扶不上墙!
  斗士之后便是武师。
  武师:又称养气境,不断将储存在体内的灵气精炼,引导精炼的灵气冲关,洗经伐脉,冲刷的经脉会越来越粗,实力也就越来越强。
  武师的战斗力不同寻常,在运气攻击时,爆发力足有三千斤力道,堪比巨象之力。若丢在战场也是千夫长官职,足以以一敌百。
  可惜的是楚亥始终离武师一步之遥,并非他不努力,而是缺少一个契机。
  面对这异世的父亲,楚亥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上一世他不缺父爱,甚至过于宠溺。
  这一世过于严厉,严重扭曲了他对父爱的理解,他甚至不需要父爱。
  “殿下,该起床了。杏儿舂好米下锅了,等你起床就可以吃饭了。”
  随着轻微的敲门声响起,屋外传来一位侍女的声音,这名侍女叫春儿,和杏儿一样,都是早年楚府买来的丫鬟。
  近观之下,春儿与杏儿皆相貌秀丽,春儿总是头发挽起,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的碧玉簪子,喜欢穿淡绿色的长裙,就连袖口上都是自己绣的牡丹,牡丹周边用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
  年芳十八,较为活泼。
  杏儿比较成熟,家里的大小事务都能插上手,穿着平常,不爱说话,属于内向型。
  随着思绪被拉回,屋里的楚亥眉头一皱,这异世的伙食贼难受。
  先说舂米,用杵捶打在石臼中的米。舂出来的壳就是米糠,剩下的米粒就是糙米,舂米的工具有点像捣药罐。
  第二步,淘米下锅,由于舂米工具简陋,做出来的糙米饭里经常咬到小石子,磕牙不说,还影响食欲。
  再说饭菜,倒点麻油炒熟后撒上盐巴就完事,无论荤素都一样。
  前世毕竟当过兵,楚亥也不是过于讲究的人,难受的是一日三餐都是如此。
  富裕的人尚且这般,真不知道穷人过的什么日子。
  所以此刻听到侍女的话,他有些无奈地自嘲一笑。
  记得有一次吃午饭咬到石子,情急之下,他吐掉一嘴的饭粒,结果被楚戬发现,当场挨了一顿胖揍,理由是盘中餐食,来之不易,粒粒皆辛苦,不许浪费。
  为此楚亥幼小的身躯中,隐藏着极为恼火的灵魂。
  并暗中发誓:若有机会,我一定要种一堆粮食出来,我让你再说我。
  可惜,这一幕楚戬是注定再也看不见了。
  翻身下床,楚亥静坐床沿,双手环胸,嘴里喃喃自语:“睡个懒觉反而不习惯了。”
  推开房门,屋外阳光刺眼,楚亥忍不住抬手遮了遮眼暮,迈步路过正堂时,瞥见了楚戬的灵位。
  嘴里继而念道:“虽不喜你,但养育之恩不敢言忘,本想为你报仇,可惜仇人已死。余下的我,又该何去何从?仙路漫漫,我将上下而求索吗?嗤嗤……”
  想罢,楚亥嗤笑一声,移步离开。楚亥已无心留在楚府,小姑楚贞已嫁人,远在好几个行省之外,若有机会的话他会去看看的。
  人总有失落彷徨的一天!
  对未来,毫无头绪!
  眼下楚亥就是这般,心底深处,倒有一个去处。
  寻一瑰丽之地,有佳人陪伴,着几亩地,一壶老酒,笑看人间沧桑。
  修仙?
  楚亥摇头,丝毫没兴趣,这天下有诸多修士,芸芸众生,达仙者?
  不过二人!
  还是陆地神仙,俗称“伪仙”或“半仙”!
  伪仙,徒增修为而已,又不能长生不老。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是故,不修也罢!
  顺其自然吧!
  “殿下,你看看置办的东西可还满意?还缺什么吗?”
  此时的连伯在望见要出门的楚亥时,立即小跑过去问到。
  一旁止步不安的散夫们眼巴巴地瞅着楚亥,忙活了一早上,就为了那十几个铜板,若是眼前这位主不满意的话,他们可就拿不到工钱了。
  略微点头,楚亥视线扫过这些散夫,穿着朴素,风里来雨里去,泛黄的脸颊显得清瘦,挽起的袖口粘了不少灰尘,手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放下遮阳的手臂,楚亥右手握拳忽而松开,随即裂嘴笑道:“春儿,跟杏儿说,多添些筷子,给他们管饭。还有连伯,每人二十个铜板。”
  在散夫们感激的眼神中,楚亥挥手离去,待走出大门时回道:“连伯,以后家里就不要添置新东西了。告诉杏儿一声,我出去办点事,晚饭前回来。”
  不容春儿相陪,楚亥快步朝大门走去,内心不由暗叹:“总算找到了一家之主的感觉。”
  搁在以前,楚亥想都不敢想。
  六岁那年突破斗士后,楚亥便有了自己的主张,为了吃顿记忆中熟悉的味道,为了能让楚府过上好的饮食生活,他经常跑进厨房鼓捣。
  本以为端上热气腾腾香气满溢的饭菜时,父亲会重新重视他,不料又挨一顿揍。
  理由是,君子当以修炼报国为上,浸淫厨房乃妇人之见,孺子有违男儿身。
  这番话差点没把楚亥气乐。
  民以食为天,要不是打不过,早就抽身逃离楚府了。
  最终只能在心里回敬两个字“迂腐”。
  每每这个时候,小姑楚贞便会牵走楚亥,替他敷药消肿,并安慰他不要生闷气,无人的时候嘴里总是细声嘀咕:“见了鬼了,别人家孩子挨打总会哭闹,你倒好,总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人,你这不是找打嘛!”
  甩开思绪,楚亥伸手拉开大门门栓,六岁往后的几年,他默默地建了一个基地,便是花钱在离家不远的城街处,购买了一套小院。
  当然了,买院的钱都是小姑给的。
  也许是以前当兵落下的坏毛病,每到一个地方,他闲着没事的时候就会挖园种菜,无论多么贫瘠之地,他总能想法子种出菜来。
  眼下他便是赶去查看收获。
  风国京城中,东城多是达官贵人、王公贵族的居所,城区最繁忙的时段。
  眼下艳阳高照,商铺、小贩、摆摊的齐齐涌出。
  各大吆喝声此起彼伏。
  便可见到这城区之内,车如织、轿如流的盛况。
  刚迈出一只脚,楚亥便被街道上迎面而来的一群人吸引。
  只见一群御林军骑着赤血马簇拥在一起,领头的葛荒身形挺拔,不怒而威,所过之处行人纷纷让路。
  莫非又是来找我的?楚亥内心疑惑。
  果不其然,葛荒在瞧见要出门的楚亥时,随即迎马而上,直到跟前时满脸堆笑道:“殿下是要出门吗?今天有天大的好事,王上有旨,殿下不妨先回府一听。”
  天大的好事?楚亥又是一阵疑惑。
  不过还是将葛荒请了进去,留守的御林军则在府外静候守卫。
  “春儿,给葛大人上茶。”
  “多谢殿下美意,此番奉王上口诏,殿下若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
  环视一圈,葛荒对楚府的状况便有所了解,一群散夫在厨房狼吞虎咽倒是让他意外了一下。
  “还请大人明示。”既是口诏,楚亥便洗耳恭听。
  “殿下年纪不小了吧?”接过春儿端来的茶水,葛荒倒也小抿一口。
  少年模样的楚亥微楞,个头上还有待发育,抬头看了眼自顾品茶的葛荒,心中一慌。听这口气,咋有股给人相亲的味道?
  “尚且十三,不知大人何意?”
  “十三好啊。不瞒殿下,王上心系殿下,欲赐一门婚事于你。”移步将茶水放到一边,葛荒不急不慢道。
  赐婚?果然跟亲事相关,这倒是让楚亥诧异起来。在风国男方一般在弱冠之年方会娶妻,也就是二十岁。
  眼下他离弱冠之年尚远,如此匪夷所思之事,让他不由自主地多了一个心眼。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谋天修士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 域达
  别人重生就是开局各种功法,各种机缘,强势横推过去…为啥我开局就是被虐杀?
  还以为得到天道不死印记会吊炸天,没想到是个坑…
  死一两次就罢了,还一直死,还做了猪,做了兵器,植物,石头…坑爹啊…
  但…白惨后来发现,他居然能听懂兽语,能跟兵器沟通诞生器灵…能跟灵药对话…知晓灵石表达的意思…
  于是,他牛逼大了…
  关键是他发现无论多强的对手,都杀不死他…
  “不是要杀我么?来,朝我头打,快来打死我…”
  这是一本幽默风趣,被人锤,又锤不死的小说!
  【独家新颖玄幻,感谢各位大大支持,如果觉得好看收藏推荐…mua…】
  完结作品:《我有一根无敌食指》新颖爆笑玄幻,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弥罪 一语玄臣
  我随着黑暗下坠,在倒影中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越是害怕麻烦的人,麻烦就越会找上他。我们都是荆棘丛中苟活着的生灵,顺着时间流逝的方向伸出罪恶的手。
  而现在,我又要用什么去弥补我的罪过。
  ##############
  悬疑向,不喜勿入。
我,五岁熊霸万界,不服咬我 脸黑的乌鸦
  重生玄幻世界,做个拥有系统的宝宝咋滴哩?我五岁就能熊霸万界,制霸诸天,你能吗?不服来咬我呀!
木子的北宋生活 凡秀
  笔者用尽量轻松诙谐的文笔,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古代的故事,尽量逻辑合理一些,努力不落俗套,大家可以看看试试
最后一个萨满 于不器
  如果有可能的话
  我宁愿不要踏上这条路
  最亲近人的背叛
  最爱人的离去,最痛苦的是我无法阻止
  当我被选为萨满的那一刻,我知道命运是不会放过我的
  该死的命运,能不能放过我让我摆脱绝望的交织
我有一根无敌食指 域达
  老书《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正在火热连载中,独家新颖爆笑玄幻,莫要错过!
  白水穿越了,但他彻底裂开了!
  别人穿越各种无敌金手指,各种机缘,各种撩妹秀操作……
  而白水的金手指竟然是自己右手的装逼食指!
  一根会说话,会装逼,看起来一无是处的食指!
  而自己的体质更是传说中的天残废体,这种体质能觉醒道心就是烧高香了。
  就在白水绝望的时候,这根奇异的食指展露出了神奇的能力。
  于是,白水开始牛逼大了……
  “什么?灵石不够了?别慌,看我用手指点石成灵石,一百万块够不够?”
  “还差一株千年灵草?等等,随便给我来颗杂草,我把它点成灵草,一万年级别的可以不?”
  “哦哟?你是背刀宗第一强者?等等,我点化一下大黑,好了,你能打赢我的狗再说!”
  最后,白水发现,原来自己的手指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大佬!
  玄幻新颖爽文,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都市最强御龙者 呆毛它总是抢戏
  “言小子!你能不能削微收敛一点,就这么一点!”
  “我龙哥啊!有你我虚啥子哟。你就看着我装叉就好了!”
  我泡妹子你盯着!
  我喝阔落你看着!
  但我装逼你得帮衬着!
  我有一条小黑龙~~~
  (本作者的第一本小说!感谢大家支持!前期剧情冗长且文笔不好,磨砺后如今文笔尚可,请放心食用,耐心看至后期,本人承诺不会太早收费。友情提醒,本小说前期轻松加愉快,后期高虐提醒。听说都市爽文起步会容易一点,加油!)
幽灵校区 寒秋迹
  西桥学院是一个一线的达标学校,在当地赫赫有名。
  但是在华丽装修的学院的背后,却藏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从办学以来,每年都会有学生自杀身亡的事件发生,但是在谣言里,他们都会变成幽灵。
  回到家乡的我,接触到了家乡的玄术,渐渐地走上了解读自己身世的道路,慢慢地拨开了那片古老历史的神秘面纱,隐匿在世界千年的秘术重返人间。在学院里的灵异事件下,竟然暗藏着一场场教派的争锋。
  究竟谁是猎手?谁是猎物?
  所有的一切,将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