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逐末之影第20章 阶下囚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0章 阶下囚

逐末之影善妒发布时间:2019-01-19 13:35:15

  “父亲,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我曾是逃窜之鼠,曾是密语中的尸体,在红色游戏中卑微的筹码
  现在……我会让一切不一样。
  我不要被夺走的一切
  我不要你的忏悔与悲伤
  我不要泄愤的屠杀 崩坏的过往
  我要成为王
  没有王座、没有旗帜。”
  ……
  “孩子,那不是王,那只是精神的奴仆
  如果不坐在王座上,必将失去皇者所拥有的一切
  没有王座的王,无论你做什么,都是无意义的,结局将只有虚无”
  ……
  “父亲啊
  你错了
  只有没有宝座的王
  才能拿稳权杖
  王座与权杖,不可兼得。”
  ……
  现在啊
  我将来取你性命
  #
  这段梦很短,只有寥寥几句话,好似一个暗影之子与一个光明之王的对质。但醒过来后,伊雅知道自己已经昏睡了很久,最好的证明就是自己被纱布包裹的左肩痛楚已消。
  她醒来时正好是深夜凌晨,奇怪的是,身体非常舒服,没有重伤昏迷后的虚弱无力,任何不适的感觉都没有。自己身体的每一处肌肉都有饱和感,五脏六腑正常运作,似乎她近日营养状况良好。
  当然,这不是让伊雅最惊讶的事。
  最惊讶的事,是她现在正被关在一座严密的牢房里,三面是大理石壁,前方一面是某种植被组成的封锁。
  绿幽幽的藤蔓闪烁着奇异的微光,将牢房封死,只留出藤蔓间仅能伸出手掌的间隙。伊雅小心翼翼地坐起来,走到藤蔓前,从间隙中看去,外面有更多她这样的藤蔓牢房,大理石的平顶建筑,这些牢房排列整齐,上上下下有好几层,通过扶梯连接,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再能看见。
  四周没有其他声音,没有狱友、没有巡视的狱警,只有密林中常见的萤火虫点缀着迷蒙夜色。
  她冷静下来,坐到空荡荡的牢房角落,陷入沉思。
  记忆的最后,她因为中箭,加上积劳脱力,无法控制地陷入昏迷。在昏迷前,她猜测密语为精灵语,低声就开始念,再后来……依稀开始打斗、还有男人不停在耳边叫自己……
  真是活见鬼,她居然在一个月内,在战斗中被击败昏迷两次,这在以前可是根本不会发生的……
  伊雅再看向牢房的绿色植物,暗自思付:应该是被永舞精灵族给关押了,不清楚永舞精灵族对自己这个半精灵的看法,但尼德……是个彻彻底底的人类,按理来讲,会被精灵愤怒地分尸或处以火刑,可他为什么能能用密语来召唤永舞精灵呢?
  密语兄弟会……伊雅继续沉思,她也不了解这些灰色组织,只知道那是个兼具暗杀与劫道的犯罪集团,在赛洛嘉确实很猖狂。这样的灰色势力,还和永舞密林的精灵有一腿?
  想到后半夜,伊雅只想出来:赛洛嘉真是片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土地。
  左思右想不得其解,伊雅索性闷头睡觉,这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晨曦光斑穿过藤蔓打在她的脸上,转醒之时,终于听见了其他声音。
  牢笼外有用精灵语的声音传来,伊雅摸到藤蔓边,侧耳聆听。
  一个约莫是守卫的男精灵说道:
  “岚,费密尔王上已经到主事大厅了,你怎么还在牢房这边瞎逛?”
  费密尔?伊雅大吃一惊,那不是传闻中永舞精灵族早已死去的精灵王族吗?所谓的精灵王族,是有女王一系与精灵王一系组成的皇室宗族,如曾经永舞密林的穆露琪亚女王与费密尔精灵王,任何时候精灵族中必须要存在两位领导者,而且只能是羁绊的关系。
  外界一直保持着“精灵王族已灭亡”的声音,因为四年战争前期人类极端针对抹杀精灵族的至高血统,这才让伊雅感到惊讶。
  她接着听下去,另一个十分温和的男声响起:
  “是啊,正是费密尔王上的命令,王上似乎需要法庭上有其他的声音,所以我来这儿准备把三天前抓到的半精灵提审。”
  “陪审团同意半精灵出庭?我的世界之树啊(相当于人类惊叹:我的老天!)!”
  “拜那位即使身受重伤仍然在法庭上据理力争的人类所赐……我不得不承认,人类发明政治学和辩论赛或许就是为了培养这种才能,能靠嘴巴把精灵、矮人任何异族耍得团团转。”
  “那人类是谁啊?”
  “抱歉,我得走了,下次再聊——她在里面吗?”
  “稍候,我去关闭魔法。”
  面前的油绿藤蔓上下缩回,迷离的阳光撒了进来,并不是很刺眼,伊雅在精灵去关闭魔法的时间内已经靠在了身后的石壁,装作好像刚刚苏醒的样子。
  走进来的是一个真正的精灵,生活在永舞密林中的自由精灵。
  男性的成年精灵,他的相貌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人类男性都要俊美,脸庞五官棱角分明,一头直顺的金发向后梳理,露出饱满的额头。男精灵的个头与索尔并肩,甚至比索尔还要高上几公分,不过身形瘦削,看不出他是否筋肉强壮。
  男精灵穿着一身雪白长袍,未戴任何装饰品,简洁之意自然而然。他表情温和,但伊雅觉得,之所以他给人的印象是温和,那是因为根本无法看出这个精灵在想什么。
  这是伊雅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同族,虽然她不确定对方有没有把自己当作同族。
  男精灵笑了笑,直截了当地说:“有个法庭需要你的发声,跟我来。”说完,转身走出牢房。
  伊雅一愣,连忙站起身来跟了出去。
  外面的风景与昨夜估计的一样,一大片藤蔓封锁的石头牢房,最高处的魔力源泉站着唯一一个看守监狱的精灵战士——这座牢房果然只有自己一个囚犯。永舞精灵们生活在凝雪树海里,头顶的凝雪树高大到令人发指,伊雅抬头努力上看,都不看树木的最顶端。
  “这里就是真正的永舞密林。”男精灵瞥了看呆的伊雅一眼,似乎欲言又止,耐心等待伊雅收回目光他才说,“我们走吧。”
  “等等,我怎么称呼你?”
  “岚。”
  “哦,岚……我、我叫……”
  “伊雅小姐。”
  “你怎么?……”
  “你黑头发的人类朋友都和我们说了,你救了他、你力战雷霆团、你破解了密语等等,在全体陪审团与王上的眼皮子底下。”
  “我想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没错。”岚停下脚步,平静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很大的误会。”
  #
  “犯人如果再套用人类律法对本庭发出质疑,将会被取消下一轮指认的发言权。”
  精灵法庭在所有精灵建筑的最中心宫殿的第四层,距离最高层的精灵王座只有一层之差,足以看出精灵对法律、秩序的重视。
  白玉般的墙壁与地板,天花板则是五彩斑斓的彩晶,整个圆形的神圣会场有将近六百平方米的面积,在永舞宫殿的第四层占据了一半的位置。现在,呈圆环式的座位上坐着零星的精灵群众围观,加上在陪审席与法官席上的数量,大概有七八十个精灵在场。
  法庭的最中心,尼德正一动不动地躺在犯人席上,带着如往日的自信笑容。
  原本密林中的精灵大部分都希望这个人类伤重而死,不需要这场审判,但迫于精灵族的古老传统,精灵王给予了尼德些许魔力,压制了他体内的伤势,尼德这才能活着躺在法庭上接受审判。
  闻言,尼德笑了笑,看向法官席上的三名精灵:“尊敬的法官大人,犯人遵从您的指示,随即犯人想表示,您左边的胡须没有理得很整齐……”法官说的是精灵语,当然尼德也说的是精灵语,不算很精通,但只要不是很复杂的词汇他都能表达。
  “犯人不许在庭上与法官攀谈!”
  “好吧,我们回到发言权的问题上,假如说……”
  “犯人不许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疑问!本庭有权不予回答!”
  “好的好的,不过说实在的,我还是第一次来永舞精灵的聚居地。”
  法官愤怒地将锤子敲了几下,尼德才停止了挑衅式的问话。
  伊雅跟着岚走进法庭时,刚好看到这一幕。
  她立马与岚擦肩而过,在众多精灵惊诧的目光中奔到法庭正中的犯人席,难以置信地看着笑意懒散的尼德。
  尼德听到急促的脚步声,转头一望,终于得见了担忧了三天的伊雅,不禁脸色大悦。
  四周寂静无声,所有的目光集中在伊雅一个人的身上。
  站在中央的半精灵环视整个法庭,心渐渐跌落谷底。
  她认得那些目光。
  是厌恶。
  与小时候欺辱她的人类一样,与魔导士协会里的同行是一样,与第一次尼德见到自己时是一样。没有改变,什么都没有改变。伊雅失神地想。
  “法……法官大人。”
  她本想对尼德说好多话,但冲动之下跑到这里来,她却又哑口无言。一共九人的陪审团窃窃私语,对着伊雅指指点点,最高位的三个精灵法官面无表情,但嘴角含着不屑。
  “立刻回到证人席,本庭警告你,不要试图触怒本庭。”
  伊雅不懂法庭上的规则,四顾之下,一切都是陌生的场景,她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也没有任何人告诉她该怎么做。
  不知是出于什么,是法官的暗示或是对半精灵的憎恶,守在席位边的精灵族战士一步上前,不由分说地一拳打在伊雅的鼻子上,伊雅只觉天旋地转,重重地倒在地上。
  精灵战士看似越界的行为不但没有被庭上制止,在围观的席位上反而传来几声叫好。
  这时,伊雅才明白,她果然是不被任何种族接受的存在。
  尼德脸上浮现出冰冷的怒意,盯着那身穿精灵盔甲的战士,用精灵语说道:“她没上过法庭,不知道该站哪儿!你这绿毛的混球,有种冲我来,我保证不会让你的脏手好受的。”
  精灵战士没有理睬,抬脚又往伊雅的肚子上补了几下。
  伊雅没办法反抗,她左肩的伤势还在愈合期,体力没有恢复,再说,她不想伤害任何一个精灵,为了尼德也好,为了自己身体里百分之八十的精灵血统也好。
  她默默地承受着精灵战士的毒打,庭上没有发声、围观的精灵冷漠地注视,只有尼德在不停地挑衅着施暴者。
  “够了。”
  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精灵战士就狼狈地后退了好几步,立马垂手低头不再妄动。
  伊雅被人搀扶了起来,她擦了擦鼻子上的鲜血,感到头晕脑胀。不等她看清是谁,她就已经被扶到尼德左手边前方的一个位置上。
  “双手搭在藤蔓上,别答非所问。”
  “嗯……谢谢,岚。”
  岚点了点头,转身走向陪审团。算上他,人才终于到齐了。
  伊雅晃了晃脑袋,不经意间扫过三个法官头顶之上的昏暗帘幕,其中似乎有一道身影,她似乎感受到一道目光从帘幕后射来,这感觉稍纵即逝。
  尼德一直注视着那个岚与伊雅,虽然他看不出那个精灵的身份,但已经在心中给岚打上特别的标签,尤其是他搀扶伊雅的亲密举动。
  “真热心啊。”在两人擦肩而过时,尼德不冷不热地说,“你对半精灵很感兴趣?”
  “半精灵也是世界之树的孩子。”岚微微一笑,风度……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逐末之影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弥罪 一语玄臣
  我随着黑暗下坠,在倒影中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越是害怕麻烦的人,麻烦就越会找上他。我们都是荆棘丛中苟活着的生灵,顺着时间流逝的方向伸出罪恶的手。
  而现在,我又要用什么去弥补我的罪过。
  ##############
  悬疑向,不喜勿入。
史上最坑小道士 独孤雪影
  注:《史上最坑小道士》有声版已经上线喜马拉雅,喜欢听书的朋友可以去搜索收听,恐怖开始......
  什么?师父,您逗我玩呢?让我下山历练也就算了,还让我找什么媳妇?咱不是不能结婚的吗?好吧,好吧!为了找个媳妇,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最坑的小道士……所谓世有阴阳,这个世上,有些事情你不相信就不代表它真的不存在,而我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离奇古怪的事情,比如纳鞋底的老奶奶、夜半鬼敲门!…
  …子不语,怪力乱神……乾天,坤地,震雷,巽风,……听八风之气,演则万物……
  你可信?
  人死灯不灭,皮囊缝补百年残喘。水田里有泥鳅大如蛇蟒,吞月食人。请神成灾,换了皮囊骨,不见人心苦……有古墓千年长明,棺中无骨。有饿鬼想穿人皮,有善人想化厉鬼,昆仑之墟,一具活了数千年的尸骨……
  切记……子不语……
小说之王 彭野
  某某第一次签约书:
  作者:老子一书必封神
  编辑:小伙子很有前途
  #
  某某写了几个月后:
  作者:写你麻痹不写了
  编辑:做你麻痹的主编
  #
  某某想要放弃书时:
  作者:抱歉主编,小说太烂我弃书不写了
  编辑:除我以外,谁特么都不能砍你的文
都市最强神豪 神土
  林帆长得帅,每天靠捡垃圾过活,人称破烂小王子。
  女朋友被抢走?被所有人嘲笑?
  没所谓,我那富可敌国的千亿财产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最强BOSS!
开局:我变成了仙女怎么办 多巴安
  我堂堂八尺男儿,竟变成了女儿身?还是倾国倾城,仙气飘飘级别的大美人!别人修炼,都是一级一级的升,我的怎么是随缘的?前一秒还欧皇附体,化身元婴大佬,下一秒就非酋上身,变成练气期?喜欢女装的天道大佬可真会开玩笑!
  哟哟哟,如此一来,不知道那些个美男天骄怎受得了我这等美色?
一号档案 剑风如歌
  何为人心,人一黑一白,一正一邪。
  你以为你看到最黑暗的一面了吗,不,你没有
  笔仙骗局,游艇迷宫,海誓山盟,人设为王,二次元惨案,何为真相,这就是真相
超级保安混都市 黄河之子521
  新婚没多久,被漂亮的老婆抛弃,第二天又遭奸人算计,丢了工作。紧接着一次莫名其妙的情缘,让他进入了一家阴盛阳衰的私企,一个受人歧视欺凌的小人物,渐渐开始了自己传奇般的博弈之路,他以一个小小的平台创造着都市的神话,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所站的高度,已经足以俯视天下。
  不在江湖,却被江湖传颂;不擅泡妞,却引无数美女垂青;不喜高调,却纵横都市风云;不乐争斗,却一拳击得五洲震荡;不攀富阔,却统领八方财源!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地狱五班 语辞
  陈宇是一个转校生,阴差阳错之下转入了云岚市最大的高中,可是刚进第一天就发生了各种怪事,神神叨叨的女同桌,神秘的空白座位,深夜的死亡短信……本以为这些只是其他人的恶作剧,没想到接下来的更为极端,空白座位上吊死的同学,诡异的短信主人,一次野人山春游,一场噩梦就这样开始。
星际救援 圣芬晴
  21世纪30年代,外星文明光临地球了。政界动荡,经济崩溃,全球恐慌!
  在面对强势入侵的邪恶异种,善良的外星人为我们引导了前进的方向,人类必须团结一心,让我们的家园变得足够理想与美好,自身强大起来,将他们驱赶。
  远征组织要掠夺和霸占世界,理星人以救援地球与之展开较量,善与恶考验着人类的终极意志。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极端,会让处于中间的地球倾向哪边?
  紧接着,预言的成真,地球未来的命运就此改变!五百多年的拯救地球之路,会是怎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