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逐末之影第19章 林中密语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9章 林中密语

逐末之影善妒发布时间:2019-01-13 11:41:37

  尼德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快要死了。
  眼前明暗不定,所有的树影都在摇曳狂舞,不断扰乱他胀痛的脑袋,真配得上这片森林的名字啊:永舞密林。
  他麻木的指尖似乎有液体流淌,浸染了肮脏的绷带,尼德低头,努力地睁开眼睛,理清自己的视线。在混乱的战斗中,不知是谁被砍了个开膛破肚,四肢乱动的躯体重重压在尼德背上。
  他痛喊一声,与那具尸体一同翻倒在地。
  脸庞落在散发着腥甜的地面上,他终于知道是什么一直在自己指尖流淌了。再次向自己旁边看去,却见伊雅苍白的下巴与薄唇,浓密的墨发杂乱的盖住了她的面容。
  尼德看见她还有呼吸,半精灵的身体还在起伏。
  但她流了太多血了,她恐怕和自己一样——也快死了。
  喊杀声仍然震天。
  #
  时间回到十个小时前。
  天色渐渐明亮,两人离开山洞,在太阳露脸前进入了真正的永舞密林范围内。
  趟过最近的一道水流,面前的树林像是瞬间膨化了一大截,这里的树木不再是樟树、梧桐、橡树的组合群,而是一种永舞密林特有的巨木:凝雪树。这些凝雪树每棵至少超过四十米,需要几十人环抱,树肤呈浅绿色,在整个树木界中可谓是肤白貌美,在冬日降雪时,凝雪树的叶子、枝干都会变雪白色,因此而得名。
  “……因此,永舞密林又被称之为天堂雪林,在四年战争之前,很多艺术家都会来这里采景。”尼德陶醉地欣赏着周围的柔美巨木,他的脸色虽然较之前的还要苍白几分,但仍挂着笑容,“我也倒看过那个时期的名作,个人还是最喜欢落枫城画家卡洛夫的作品。”
  背着他的伊雅只是茫然地点头,她没念过书,学校这种东西只在别人口中听过。看见这成片的凝雪树,是觉得挺好看,不过要说什么天堂雪林啊名家之作啊她是完全没概念的。
  上面的男人继续高谈阔论,她杵着当作手杖的长树叉,一步步朝凝雪树林深处走去。
  永舞密林中的地形真如尼德所言,十分复杂,这才走进林子不到十分钟,他们已经跨越了多个高低差的地势,到处都是半人高的草木,这些地生植物也比森林外的更加柔韧,伊雅注意到,自己踩过的野草会缓慢地自行复原。
  这对被追踪的他们来讲是个好现象。
  如果她估计得不错,有隐蔽的山洞、崎岖的林间道路与复杂的密林三大优势,雨水究竟能不能影响索尔的判断,不好说。至少,这些东西能为他们争取几个小时的时间。
  又走过一段密林的道路,伊雅将一截尼德身上无用的绑带扯下来,捏成一团丢到他们错误的方向去,接下来她又这么做了四次,直到尼德身上的绷带再没有多余。
  这期间,她一直忍住没有搭茬儿的冲动,因为这个赛洛嘉男人!这个南方话痨!实在太、能、说、了!
  只不过短短一个小时,尼德从凝雪树林开始讲起,谈及艺术形式、历史发展,落枫城最有名的两个画家以及贵族,接着转战赛洛嘉西海岸,近现代航海业的兴盛,海军与海盗如何如何,自己提起那个深入渔民人心的海妖传说,最后他却表示一切只是愚民们的迷信罢了。
  一个小时,尼德的话语没有间断。
  伊雅一来听不懂、二来被说得头晕脑胀,这时后面的男人突然闭口不言,她总算松了口气。
  “傻女人,你有没有过最难忘的地方?最难忘的风景?”
  沉默片刻,尼德的声音有些低沉。
  跨过一截腐朽的圆木,她落地时惊起了花丛中的几只蝴蝶,阳光下的花苞摇晃,露珠滚落草地,那几只蝴蝶扇着彩色的翅膀,从伊雅眼前掠过。
  “你说什么?”
  “我是说……唉,算了,你脑子里有限的词汇量估计也描述不出来什么东西。”
  “……”
  “……”
  一如既往的,伊雅沉默以对,用这种沉默,能够有效地阻断尼德的话头。虽然她没上过学,但不代表她没办法治读书人。
  “春天。”尼德长出一口气,好像卸掉了长久以来压在心中的巨石,他漆黑的眸中倒映着翻飞的彩蝶,“转眼间,又是一个春天来了,知道吗,伊雅,我很喜欢这个季节。”
  伊雅继续超朝前头走,一脚踏出,面前又是一阵蜂鸣蝶舞,前方是一片丛生的野花,都是含苞待放的状态,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东方的天空霞光艳艳,破晓将至。
  “很久以前,我见过一个春天,落枫城的春天。”尼德的语气渐渐痴了,伊雅的脚步慢了下来,“城中家家户户门前的花朵盛放,初生的阳光将一切景物都镀成奇妙的颜色,房屋变成了金色、石桥变成了银色、连风都变成了俏皮的粉色,人们走在花团锦簇的街道上,嗅着风中传来的花香……”
  “中央广场那颗千年的枫树开满了金黄的叶子,投下的树荫足以容纳整个广场,枝叶见投下的光斑播撒一地。白欧鸟从树叉间穿过,衔来一枝麦穗,再往上看是雁阵,是白云、蓝天。”
  “那是所有人都能唱歌起舞的春天。”尼德莫名地笑了笑。
  “矮人与翎族,也能拥吻,人类和精灵,也能一同共舞。”
  伊雅一震,她耳边的呼吸愈发急促。
  “尼德?尼德?”
  她解开布条,伸手将尼德抱在怀中,见黑发男人面色潮红、双目紧闭,大量的虚汗正从皮肤下涌出来,身上各处的绑带开始变红。
  他发烧了。过了一会儿,伊雅脸色更加难看了。伤口发炎的表现。
  想想也不奇怪,尼德从离开船上后,已经接近一天没有换药了,加上休息不足、日夜奔波,身体撑不住也是早晚的事。
  如果没有适当的处理,炎症会在一天之内要了他的命,还会让他遭受巨大的痛苦。
  “啊啊啊啊……”
  将挤好的布急忙放在尼德的脑门上,伊雅又把换下来的布片放进小溪里,希望冰凉的水泽能减缓尼德的状况。
  几十分钟前,她把染血的绷带换下来想清洗一阵晾好了再绑上去,可尼德绷带下的伤比她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皮肤呈现紫黑色与黑红色,裂开的地方流着黄脓与污血,几处绷带换下来,全是这样糟糕的情况。
  这说明,尼德受了严重的魔法创伤,魔力侵入他的身体,不知怎么的沉淀下来化成了毒素,充斥并破坏了他全身上下每一处血肉。如此严重的魔力创伤,其形成原因只有两个:一,尼德是个法术高强的魔法师,众所周知只有魔法师和科学家才会把自己搞得不成人样。二,尼德是个普通人,在身受多种魔法创伤后,没有及时治疗,但硬生生从必死的局面挺过来了,才让魔力沉积侵蚀。
  有那么一刻,伊雅宁愿相信他是个魔法师,也不想去考虑第二种情况,多重魔法创伤中挺过来,直到侵入的魔力融入血肉……那该需要多么惊人的毅力与忍耐呢?她心里没谱。
  “啊啊啊……唔……”尼德眉头紧锁,昏迷中咬牙切齿,伊雅揉碎草药的手加快几分,他颤抖着动着脑袋,喉咙中发出可怕的吼叫,“嗷嗷啊啊!——”
  伊雅来不及考虑他们会不会暴露的问题,将简单处理的草药敷在冒着脓血的伤患处,然后再次绑上绷带。
  “去!去!去……”尼德似乎恢复了一点儿神志,眼睛勉力睁开一道缝隙,“西南……向西南……镜子……镜子和淑女……”
  西南?镜子和淑女?伊雅纳闷,文化人说话都这么隐喻吗?
  这时,从他们来时的方向,传来某种大型异兽的怒吼,林间惊鸟四起,隐约还有雷鸣之声远远地回荡开来。
  “往西南走,对不对?”伊雅快速将绷带给尼德绑好,将之背负,这次尼德彻底软绵绵的,不着一丝力,她只能弯着腰,吃力地移动,“见鬼!什么镜子、什么淑女,我一点儿也不懂!是西南方向没错吧?喂!喂!……”
  “镜子……与淑女……镜子……”他的话语越来越含混不清,滚烫的额头贴着伊雅的脖子。
  “见鬼!”
  她顾不得其他,向西南密林全速奔跑。
  #
  不知名的异兽倒地,尸体喷着鲜血砸落在深深的灌木丛中,索尔不屑一顾地转身,身上缠绕的电流缓缓消散。
  雷霆团的士兵见状,也不多言,立马重新开始对伊雅他们的搜寻。
  贵为赛洛嘉的军士,他们终究还是遵守了承诺,从昨天伊雅战胜布兰登后二十四小时算起,索尔才下令开始沿途搜寻。
  雷霆团没有放过沿途的每一个地方,经过严密的排查,在临近中午前他们就找到了两人昨晚休息的山洞。索尔的大量排查导致雷霆团在永舞密林中十分显眼,从山洞中走出,奔往凝雪树林后,他们就连续遭到异兽的招待。
  没有格格威这个级别的森林恐怖者,都是些异化野兽之类的小角色。
  索尔这边单独干掉了七八头,其余雷霆团的士兵合作共干掉了十头左右,对本身实力强大的索尔来说毫无难度,但对雷霆团普通士兵的消耗就大了很多,等到一点半左右,终于有个士兵因为体力不足,被一头异化的松尾鼠偷袭致死。
  格雷格立马建议道,这永舞密林危险重重,说不定这两个伤者早就被异兽吃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索尔下了死命令,一众十几个雷霆团士兵也只有服从首领。
  不多时,前头开路的两个士兵中的一人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向索尔报告:“发现一条小溪边有人滞留的痕迹,还有未干的血迹。”
  “全速前进。”索尔反握战锤,大步朝前飞奔。
  “奇怪。”矮人格雷格费劲儿地用他两条又粗又短的双腿追逐前方的金色背影,“真是奇怪。”
  “怎么了?”伊安看了他一眼。
  “老大为什么要死追着那两个家伙不放呢?”
  “半精灵多稀有啊?咱们去过那么多家高等妓院,你信誓旦旦地说这家肯定有半精灵,结果连半精灵的毛都没摸到。”
  “不对头,俺觉得问题不在半精灵,是那个小子。”
  “嗯?”
  “从那个小子一出现,老大就有些奇怪,邪门得很……而且,俺瞅着那小子……有点儿眼熟,总觉着他很像一个人,是谁呢……”
  #
  “他们追上来了。”
  背上的男人虚弱地说着,伊雅扭头看去,对面的树林里窸窸窣窣地作响,男性的粗野呼喝声在凝雪树间来回震荡。
  伊雅继续朝前走去,汗水打湿了她的眼睫,也没空擦拭,只是又问尼德一遍:“镜子、淑女,是什么意思?”
  默然片刻,尼德吐着浊气,声音只能勉强听清:“是……是道……密语。”
  “是什么的密语?”
  一支锋锐的弩箭从伊雅的身后射来,直指尼德的后背,伊雅已经从风中的声音判断出了这支弩箭的来势。她侧身闪过这支示威般的弩箭,小腿却遭到了毫无征兆的电击。
  双腿酸麻之下,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地面栽倒,伊雅脑中一片空白,只觉尼德也从自己背上滚落,发出了一声惨叫。
  那股魔力电流的始作俑者,只能是雷霆团团长索尔,那个天生神……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逐末之影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弥罪 一语玄臣
  我随着黑暗下坠,在倒影中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越是害怕麻烦的人,麻烦就越会找上他。我们都是荆棘丛中苟活着的生灵,顺着时间流逝的方向伸出罪恶的手。
  而现在,我又要用什么去弥补我的罪过。
  ##############
  悬疑向,不喜勿入。
史上最坑小道士 独孤雪影
  注:《史上最坑小道士》有声版已经上线喜马拉雅,喜欢听书的朋友可以去搜索收听,恐怖开始......
  什么?师父,您逗我玩呢?让我下山历练也就算了,还让我找什么媳妇?咱不是不能结婚的吗?好吧,好吧!为了找个媳妇,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最坑的小道士……所谓世有阴阳,这个世上,有些事情你不相信就不代表它真的不存在,而我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离奇古怪的事情,比如纳鞋底的老奶奶、夜半鬼敲门!…
  …子不语,怪力乱神……乾天,坤地,震雷,巽风,……听八风之气,演则万物……
  你可信?
  人死灯不灭,皮囊缝补百年残喘。水田里有泥鳅大如蛇蟒,吞月食人。请神成灾,换了皮囊骨,不见人心苦……有古墓千年长明,棺中无骨。有饿鬼想穿人皮,有善人想化厉鬼,昆仑之墟,一具活了数千年的尸骨……
  切记……子不语……
小说之王 彭野
  某某第一次签约书:
  作者:老子一书必封神
  编辑:小伙子很有前途
  #
  某某写了几个月后:
  作者:写你麻痹不写了
  编辑:做你麻痹的主编
  #
  某某想要放弃书时:
  作者:抱歉主编,小说太烂我弃书不写了
  编辑:除我以外,谁特么都不能砍你的文
我,五岁熊霸万界,不服咬我 脸黑的乌鸦
  重生玄幻世界,做个拥有系统的宝宝咋滴哩?我五岁就能熊霸万界,制霸诸天,你能吗?不服来咬我呀!
美女的超级保镖 问鼎
  狼牙特种队队长回归都市,保护妹妹,邂逅冰山女神,斗日本天才,灭黑暗势力,建造商业帝国,谱写一曲轰轰烈烈的都市大风歌!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道法无边 相思莫断愁
  从我遇到干爹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就注定了不平凡!碰到一些怪异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是家常便饭!而我身边的小伙伴也各个都是异类!比如说帅气高冷的猫妖,妩媚动人的狐仙,讲究仗义的鬼王!且看我如何率领众般强力的小伙伴们击杀邪魔,破尽歪道!
  符起斩妖魔,符落定乾坤!
  新人写书,求收藏~~
仙武医尊 神一样的猴子
  最强散修临死授法,身怀太古神秘功法,拜入东岳!师傅美,师姐艳,师妹俏,异族少女更是妖艳十足,为了揭开诸多谜团,他踏上了神秘凶险的修行之路,医武双绝,且看他如何医统天下!
  《新书,都市之最强继承人,火热连载中……》
史上最强记名弟子 白色巧克力
  当混沌成为常态,清醒便成了罪过。
  上古时期,因为异类的性格,最终惨险陷阱,致使修为大跌沦为了一名记名弟子,但是记名弟子的身份,却又让他领悟到了不一样的修炼之道。
  随着身世的一步步揭秘,随着一个又一个接踵而至的阴谋,他又该如何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