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逐末之影第12章 死亡漂流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2章 死亡漂流

逐末之影善妒发布时间:2018-12-19 00:07:07

  为人父母的人常说婴儿的啼哭响亮而活力,但是真正听过婴儿啼哭的旁人则会真实地指出,这种嚎啕与噪音并无明显差别。
  查尔斯如今也是这么认为的。
  “哇呜——哇呜……”
  重复的噪音。
  智慧王的手掌又攀上侧脸,食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额角。
  为什么——他究竟在哭嚎什么呢?是在喜悦?还是在悲伤?还是说求生的本能在驱使身体作着他无法控制的行为?查尔斯侧目看向那扇将声音隔离得模糊的大门,眼神缓缓暗沉。
  半晌后,哭声还在继续,他挥了挥手,莫文从他的面前一步步退到台阶下。
  “现在,听到这声音的,只有三个人了。”
  查尔斯的手掌离开侧脸,凤眸带着深不可测的漠视,缓缓开口。
  “这是信任,亦是责任。”
  老占卜师芬迪奇不敢抬眼,凝视着面前的地面,皱纹密布的额头上汗水狂涌。他感到了莫文的视线、也感到了智慧王的视线,甚至是两人交汇而来的视线。
  “芬迪奇大师。”斗篷法师的声音掺杂着混合的音色,“你听清楚陛下的话了吗?”
  “清楚了。”芬迪奇选择在莫文的问话后两秒钟时给出答案,这样不显得慌张突兀,也不显得迟钝轻视,“遵从您的教导,智慧王陛下。”
  “理所应当。”
  智慧王站起身来,他非常的高大,高大的身躯在黑色皇袍的修衬下显得瘦削。
  漆黑的凤眸中隐匿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没有再对下跪的两人给予多少关注,一挥皇袍,黑色的丝绸掩盖住皇帝的身形,他阔步走向鲜血泼洒的侧殿。
  那亦是处于婴儿的他,首次将这道身影刻入脑海里。
  “是个小王子,陛下。”
  白纱拥簇下,脸色苍白的女性怯生生地将这个消息告知了这道身影,她的美丽哀伤与高大男人投来的视线极度不吻合。
  他感觉有双纤细温软的双手将自己捧起,而扣住自己肩膀的手指却在很短的时间里连续颤抖了上百次。
  “陛下……”
  接下来换另一双手。
  这双手坚硬而沉定,没有颤抖、也没有胆怯,他仿佛下定决心,也坚定这一决心地抱住他……准确来讲,与其说“抱”,不如说“拿”。
  时至今日,他还记得那双眼睛,漆黑暗沉、凤眸俊郎。
  假如被这样一双眼睛盯住,没有人能忘记当时的目光。
  捧住他的男人沉默了很久,将他返还给素白的女子:“离开这里。”
  往后,记忆不再清晰。
  隐隐约约,也是绝望夹杂着痛苦的噪音,不但对于他来讲,也对于那双凤眸的拥有者来讲。
  黑暗从四面八方来袭,填满了周遭一切的空洞,那双温软的双手不再是支撑他的支杆,而是携带他“离开”的工具。
  这便是他的降生,与“离开”相伴的降生。
  即使恶魔的降生,也需给予新生的祝福。
  所以,倒不如说,他在出生便死去了一次,之后,才是他真正的生命。
  然而这并不是她的过去,她的过去不再闪现梦中。
  于是,梦中的角色彷如提线木偶,在简陋渺小的舞台扮演、跳动着。这样的丑陋与讽刺让她顿生厌恶,正是这样的厌恶牵扯她的神志,犹如火焰漩涡即将炸裂在脑海中的前一秒。
  急促而迅猛,再睁眼时,只有昏昏沉沉的无力感。
  #
  在耳边回荡的只有湍急的水流声与神秘船客划桨的声音,背部离开船边的布袋靠垫,伊雅缓缓从睡眠中苏醒。
  天色蒙蒙亮,塞洛嘉境内的天气非常阴沉,似乎随时都会暴雨倾盆。她坐在木船的船尾,周围还是如几天前一样,是深深的芦苇地,而船行在不算宽阔的水流中,慢慢悠悠地向未知的目的地进发。
  大概是两天前,她骑马来到塞洛嘉的夜幕镇,在镇子里的一所妓院里找到了醉醺醺的接头人——伊雅所接受的任务就与之相关。
  接头人稍微酒醒,便将伊雅带到了夜幕镇后方的小河,一只普普通通的木船就横在小码头前。接头人直接告诉伊雅:登上船,护送船只内的一切事物到达塞洛嘉的首都落枫城,你的任务就算完了,该死的精灵。
  她登上船后,才发觉这个会长亲自封存的神秘任务也没有那么艰难。
  三个披麻戴孝的女人,都是年纪轻轻、面容清秀的塞洛嘉人。年长的女人大概二十五岁,金发碧眼,尤为妖娆美艳,稍幼的有二十岁出头,清瘦如伊雅,黑发也如伊雅,只是与伊雅相比矮小又普通,最小的一个不过十七岁,粉色短发,沉默寡言但眉目如画,论相貌属三人之最。
  她们三人的名字,分别叫做莎娜、琼琳、卡莉。三个名字都带着简易性,全然与普通平民的名字无异,低调又让人起疑。
  一身黑衣三个女人坐在船上,守着船舱内的奇异棺木。
  棺木是由上好的红木打造,没有什么装饰,看不出死者的身份。其上摆放着七盏鲨膏烛,说明死者刚刚离世不久,还需要烛光引导灵魂(注释①),自伊雅登船以来这烛光就从未间断。
  三女对伊雅的到来态度各异,伊雅甚至怀疑接头人醉得太过,将任务安排错了。但第一个夜晚后,她收到了夜幕镇魔导士分部的信鸽,分部的负责人在信中表示这的确是她原本的任务。
  年长的金发女性对伊雅还算正常,礼貌中透露着友好,与伊雅同样黑发清瘦的女子则给予毫不理睬,年幼的美丽少女只是呆在棺木旁,偶尔对伊雅投去警惕与审视的目光。
  既然这的确是自己的任务,伊雅也就不在意这三个神秘女人的态度了,自己只要保证她们和那口棺材成功达到落枫城也算任务完成。
  两天前她们乘船出发,从两岸青山的宽阔流域朝东北方向行驶,她们的速度不快,好像相较于速度,她们更不想引起过多的关注。
  在河流上差不多行驶了半天,她们便进入了这片蜿蜒曲折的芦苇原中。在伊雅的印象中,只有不法分子与走私犯才会选择这种潜藏行迹的路线,若说是运送遗骨却是没这个必要。
  伊雅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棺中的死者应该不是简简单单都平民。
  平民的尸体不会遮遮掩掩地走水路,平民的尸体不会送去落枫城,平民的棺材也不会用需要从圣瑞加联盟国进口的红木打造。
  念及此处,刚刚从船尾苏醒的伊雅抬眼看向被帘幕遮盖的船舱,那三个披麻戴孝的女人此时又在里面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
  时间越长,她越会有种感觉。
  这次看似简单明了的护送任务,恐怕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您做噩梦了吗?”
  一个声音将伊雅从自己的臆想中惊醒,循声望去,只见遮掩得严严实实的船舱被打开一角,金发的美颜女子含笑走出,冲她点头示意。
  伊雅没有接她的话,毕竟她有着非同寻常的梦境,她看着金发女子问道:“这条路还有多久能到达落枫城?”作为中立魔导士,伊雅并未去过落枫城,连塞洛嘉的边境都很少踏足,不熟悉路线的情况下,她也只好向对自己友善几分的莎娜发问。
  “我们的路线稍微有些弯曲。”莎娜微笑着解释道,那淡淡的笑意仿似在掩盖着什么,“接下来,我们会在芦苇渡上行驶一周,并从下游进入西边的永舞密林……”
  “永舞密林?”伊雅脸色霎时间变得不太好看,眼神有些锐利地看向莎娜,“需要经过那里?”
  虽然三人都没有对伊雅“半精灵”的身份多加言语,但她能感觉到那伴随她身边二十年的微妙目光。众所周知,永舞密林是精灵的第二大聚居地,与世界之森一样,其中的精灵族都已败落,这两大曾经的精灵族圣地,现在已经沦为每个精灵后裔的禁忌(注释②)。
  “请不要误会,伊雅小姐。”莎娜和气地道,对伊雅摆了摆手,“这是我们原本计划好的路线,就算是早有准备,谁也没料到,接受委托的您是位……”最后的称谓化为她几分尴尬的咳嗽,“半精灵”这个词终究被她忍住了。
  “好吧。”伊雅静静地点了点头,美丽的脸上再不见一丝变化的表情,“经过永舞密林后呢?”
  “如果我们能安然从永舞密林中间的河流穿过。”莎娜想了想,用手比划在胸前比划一下,“我们就在河的尽头下船,还需要徒步走过一片沙地,最后平行地朝东前进,就能到达落枫城。”
  “全程大概在两个月左右。”
  如果走大道,明明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伊雅沉默片刻,朝莎娜点了点头。
  塞洛嘉的危险程度远在她预计之上,单是边境的贝佳斯山脉就让她死里逃生。深邃莫测的永舞密林,还有莎娜轻描淡写的未知沙地……
  莎娜的身形移动,伊雅看着她走到自己身边,打量起自己身旁的岑木弓,用手指轻轻触碰弓片上自己亲自改装加固的部份,她低笑道:“恕我冒犯,伊雅小姐,我以为所有的魔导士都使用魔装武器呢。”
  提及此处,伊雅立刻想念起自己的[绝喉],心头大为可惜,恐怕现在要想打造出那样的弓箭,不跑去落斧山找矮人是不可能了。
  而这把弓,是自己在赶路的途中从商人手中买的,只是普普通通远不及[绝喉]的轻弓,经过伊雅的改装,勉强能拿来发挥罢了。
  面对莎娜对自己专业性的质疑,伊雅带着失去爱弓的幽怨回了一句:“我很穷。”
  “啊?”
  莎娜愣了半天神来消化伊雅的回应,好像这是她遇到的第一个说自己穷的魔导士了吧?
  这时,船舱内发出了异响,吸引了船尾两人的注意力。
  没等她们作出反应,帘幕便被掀开,伊雅从琼琳急急掠出的地方看到了船舱内昏暗的景象。那诡异的棺材……似乎挪动了自己的位置。
  帘幕再次落下,伊雅看向冲出来的琼琳,清瘦的黑发女子面色惊异不定,两只手臂的袖子挽起,像是刚刚将双手伸进水里去了一样,她先是有所欲言地看了莎娜一眼,又低沉地扫了伊雅一眼。
  “没事的,琼琳。”莎娜的声音突然深沉了些,脸上也没了笑容,“说吧。”
  琼琳甩着手上的水滴,沉着脸说:“跟我到船头去,有些不对劲。”
  三人从船边快步走过,绕过船舱来到船头,伊雅在期间嗅到空气中似是水果腐败后的味道,皱眉望了一眼两岸向后倒退的荡漾芦苇,在听到莎娜呼唤后,才再次迈步。
  水中的事物本就难辨认,但一个小小的漩涡并不值得船员在意。
  在两岸深深芦苇的中间河面,不算清澈的河水缓慢地旋转着,形成一个小小的凹陷。有水纹向四周荡开,无声无息地等待着木船的到来。
  “只是个小漩涡,不足巴掌大。”莎娜瞥了琼琳一眼,珉起性感的嘴唇,“漩涡无处不在,还记得小时候我们第一次坐船的时候吗?峡谷收窄,水流又急,船边到处都是漩涡。”
  “可这里不是低洼。”琼琳依旧皱着眉头,不自在地盯了一会儿旁边沉默的伊雅,“也许是我多心了吧,只是这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金发女子摇头时满头灿灿律动,她的声音变得严厉:“我们不是靠感觉做事的人。”言罢,她准备随便说琼琳几句便到船舱休息。
  “莎娜。”
  这次发出声音的却是伊雅,两人转头看向这个向来冷淡的半精灵护卫。
  此刻,伊雅正盯着让她们注意的河面漩涡。
  不过一时半刻,那道漩涡原本缓慢的转速一点点提升,若不是伊雅一直监视恐怕还没有察觉到这水面漩涡的变化。转速加快,那漩涡的面积顿时开始大幅度扩张,无数道水波荡漾开来,两岸的芦苇被她们无法感受到的风吹得东倒西歪。
  莎娜与琼琳同时愣住,如果那马上就快接近两米的漩涡无法带给她们惊讶,那么,两岸莫名狂舞起来的芦苇草一定会让她们不安。
  比任何人都要果断,伊雅取下背上的岑木弓,立刻抽出一支箭矢搭在自己打磨的箭台上。
  木船离那个凝重的漩涡已经不足十米,但她们仍然感受不到将两岸芦苇压倒的飓风。
  箭矢径直射出,扎入急旋的水面,射向伊雅预想中的水下目标。
  漩涡没有停止,只是一朵墨绿色的液体之花浮出了水面。无论是年长的莎娜,还是相信感觉的琼琳,或是持着弓箭的伊雅,都有大事不好的直觉。
  某种磅礴的大力猛地撞在木船船底,发出一声巨响,整个木船都在河面上颠簸了一下。而后木船行至河面的漩涡上,船体便更加摇晃了起来,速度也骤然减缓。
  琼琳的眼神恨不得杀了伊雅,她吼道:“你这个蠢精灵!你激怒了它,我们都要跟你陪葬了。”
  “住口!”莎娜眉头打皱,靠在船舱的帘幕旁全力稳住自己,“赶紧去划桨!琼琳!”
  而伊雅则没有发话,她只是压低身子,便在剧烈摇晃的船体上站稳,身体平衡的训练原本只是让她在任何情况下能够射杀敌人,此时却成了站立的技巧。
  伊雅没有半分耽搁,琼琳开始骂街的时候,她就迅速来到护栏旁,搭上箭矢继续朝漩涡下射箭。
  一箭接着一箭,一箭快过一箭,半精灵淡蓝色的双眸锁定住那个漩涡下的位置,这把普通的岑木弓险些承受不住她连续不断的拉动,发出“吱吱”的响动。而漩涡里四散的墨绿色液体也从一开始的一小朵,逐渐变成大片大片的喷涌出。下方生物撞击木船的力度明显变大,但连续的频率却降低了很多。
  划桨的两人暗暗心惊,看着伊雅神乎其技的快速射击,表情明显变得骇然起来。
  箭矢命中了目标,伊雅非常肯定。
  她之所以能让目标大量出血,不在于她的力量有多强,而在于她射得极其精准。一轮开弓下来,箭袋里少了十支铁箭,十支都命中了目标同一个位置,这才让水下的生物选择暂避锋芒。
  木船成功挺过了漩涡的范围,直到莎娜与琼琳划桨让船尾离开,伊雅还在开弓射箭,逼迫着水中的生物远离船只。
  转眼间,沸腾的河面上已经满是墨绿色。
  伊雅沉声低喝:“加速!”话音刚落,她一只脚踩在护栏上,瞄准那片吐着水泡的墨绿河面,撒放弓弦,又是凌厉的一箭落入河中,水下传来的叫声怪异难明,因太过模糊而听不真切。
  她们的木船远未离开危险范围,伊雅警惕地注视着远去的墨绿色,她清楚水中的生物凶性难耐,追上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木船两边,莎娜与琼琳鼓起全力划桨,好在木船较轻,水中的生物没有破坏船底的转轮,船只才飞快地全速前进。
  那片墨绿色,随着两岸的芦苇摇晃在她们眼中消失。
  #
  “放下弓吧,你这该死的精灵!”刚刚脱离险境,周遭稍微平静下来,琼琳的尖声喝骂就把气氛打破,“如果你想死,就别拉着我们一起陪你,万恶的半精灵,你迟早会把我们全都害死的!”
  将目光从后方收回,伊雅放下弓箭,甩了甩因为快速连射而有些酸麻手指。
  “你知道水下的东西是什么吗?!”琼琳带着怒火蹦到她面前,仰面逼视着比她高一个脑袋的伊雅,愤怒地问道。
  “是魔化水蝇。(注释③)”
  伊雅的漠然与平静超乎琼琳与莎娜的想象,只不过前者只是没思考地继续发怒,琼琳几乎快把额头贴到伊雅的下巴上了:“你既然知道那是何种恐怖的存在,为什么还要激怒它!我们可以从它的旁边绕过去!”
  “那段河面只有三米,我们的船最窄的地方也至少两米。”伊雅冷冷地摇头,并不在意琼琳的愤怒,“你只顾着害怕,忘了怎么应敌。”
  “哦,我忘了怎么应敌?瘟疫怎么没带走你?!要不要我们现在试试,看究竟是谁不会战斗?”
  说着,琼琳涨红了脸,清秀的脸上已然没有了淑女的矜持,全是劫后算账的怒意,她挽起袖子的手臂举起,攥成一个拳头,看样子立刻准备往伊雅近在咫尺的白皙脸颊上来一拳。
  “该死的!够了。”
  莎娜的呼喝让琼琳瞬间没了气焰。
  “伊雅说得没错,我们没办法平安从魔化水蝇头上过去,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木船会整个散架!”莎娜推开伊雅面前的黑发女子,瞪着她说,“我们应该心存感激,不是挑衅滋事!”顿了顿,见到琼琳低下头,她忙说,“去检查下船体有没有损坏漏水,拿上修理工具,快去!”
  琼琳最后仍是怒瞪了一眼冰冷的伊雅,低着头俯身进入船舱。
  莎娜平息呼吸,转头对伊雅说道:“实在抱歉,琼琳太缺乏管教了,希望你不要在意。”
  伊雅无所谓地点头,又坐回船尾整理起自己的弓箭来。
  谁知道前方还有没有其他的魔化水蝇。
  莎娜掀开帘幕准备进入船舱,她突然回头,向伊雅提问:“我还是有点儿疑惑,如果你使用魔装武器的话,应该能干掉那头异兽吧?你的魔装武器究竟……”
  拿着几支铁箭,伊雅没有抬头看她,只是平静地说:“毁了。为了救一个有钱人。”
  注释①:塞洛嘉的殡葬文化中,烛火是不可缺少的东西。普通的塞洛嘉葬礼会在棺木旁点上一圈共二十四支蜡烛,象征二十四个时令,由烛火指引亡魂全年的升天之路。
  文中的棺木使用上好的鲨膏烛,且只有七只,这才让伊雅起疑。
  注释②:四年战争摧毁了精灵族,世界之森沦为废土,永舞密林虽然幸免于难,但也早已被强盗、偷猎者、伐木者入侵。永舞密林位于塞洛嘉以西,传闻仍有精灵的残党在密林中谋划反抗。
  但对于任何一个精灵后裔来讲,那都是无法淡忘、无法忽略的伤痛与耻辱。
  注释③:魔化水蝇,一种二次变异的水生异兽,成年的魔水蝇拥有两米的身长身宽,十六条充满爆发力的虫腿,又被称为“多腿怪”。曾因袭击船只,被讹传为水怪,其凶猛程度、攻击性、领地意识极强。
  虽然魔水蝇凶猛异常,有致命的巨腭毒牙,与庞大的力量,但不适合长时间追逐猎物,所以文中伊雅在与其保持一定距离后才放下警视。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逐末之影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 域达
  别人重生就是开局各种功法,各种机缘,强势横推过去…为啥我开局就是被虐杀?
  还以为得到天道不死印记会吊炸天,没想到是个坑…
  死一两次就罢了,还一直死,还做了猪,做了兵器,植物,石头…坑爹啊…
  但…白惨后来发现,他居然能听懂兽语,能跟兵器沟通诞生器灵…能跟灵药对话…知晓灵石表达的意思…
  于是,他牛逼大了…
  关键是他发现无论多强的对手,都杀不死他…
  “不是要杀我么?来,朝我头打,快来打死我…”
  这是一本幽默风趣,被人锤,又锤不死的小说!
  【独家新颖玄幻,感谢各位大大支持,如果觉得好看收藏推荐…mua…】
  完结作品:《我有一根无敌食指》新颖爆笑玄幻,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弥罪 一语玄臣
  我随着黑暗下坠,在倒影中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越是害怕麻烦的人,麻烦就越会找上他。我们都是荆棘丛中苟活着的生灵,顺着时间流逝的方向伸出罪恶的手。
  而现在,我又要用什么去弥补我的罪过。
  ##############
  悬疑向,不喜勿入。
史上最坑小道士 独孤雪影
  注:《史上最坑小道士》有声版已经上线喜马拉雅,喜欢听书的朋友可以去搜索收听,恐怖开始......
  什么?师父,您逗我玩呢?让我下山历练也就算了,还让我找什么媳妇?咱不是不能结婚的吗?好吧,好吧!为了找个媳妇,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最坑的小道士……所谓世有阴阳,这个世上,有些事情你不相信就不代表它真的不存在,而我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离奇古怪的事情,比如纳鞋底的老奶奶、夜半鬼敲门!…
  …子不语,怪力乱神……乾天,坤地,震雷,巽风,……听八风之气,演则万物……
  你可信?
  人死灯不灭,皮囊缝补百年残喘。水田里有泥鳅大如蛇蟒,吞月食人。请神成灾,换了皮囊骨,不见人心苦……有古墓千年长明,棺中无骨。有饿鬼想穿人皮,有善人想化厉鬼,昆仑之墟,一具活了数千年的尸骨……
  切记……子不语……
我,五岁熊霸万界,不服咬我 脸黑的乌鸦
  重生玄幻世界,做个拥有系统的宝宝咋滴哩?我五岁就能熊霸万界,制霸诸天,你能吗?不服来咬我呀!
最强道士混都市 辰小白
  他从出生就抱上了牛逼哄哄的大腿师父,具体有多牛呢?无数达官贵人都欠他人情,有所名气的大佬见他都必须得恭恭敬敬的,这设定妥妥的装B打脸流啊!
  可却被要求入赘度劫,入赘就入赘吧,关键总有小人来找茬,不仅如此,各路妖魔鬼怪也是纠缠不放……
  古老的青铜大门究竟在等待谁的到来?少年的身世是否为未解之谜?一切的真相背后又将揭露怎样的阴谋……
  且看他如何用道术风水玩转整个都市。
都市之最强女婿 火车
  又名:《都市之最强女婿》
  婚礼第二天,他被人陷害,锒铛入狱,从巅峰跌到泥潭。
  三年后,他偶得神医传承,从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主角:周江、刘青青 | 作者:火车
  版权提供方:必看
末世暴君 青春小萝卜
  末日病毒扩散全球,社会秩序崩塌!
  活尸肆虐,异兽横行,开启了史诗之门,大进化的黄金时代,食物链崩溃,人类文明步入绝响!
  全球爆发的灾难亦是新的世纪诞生,不进化,则淘汰。
  残存的意志,灵魂的寄生,我左手死亡,右手生长,在死亡中绽放,亦在杀戮中凋零。
  以暴君之名,凌驾天空之城,荡碎一切屏障,撕裂这迷雾,让黎明的曙光照耀大地,不在遮蔽我的双眼!
  书友群已开启:【131597417】
开局绑定满级系统 帅气的小鬼刀
  “恭喜主人成功绑定本系统,将自动帮助主人将全部数据调整至云端备份!”
  “什么?满级传奇经验,满级属性,还有各种各样的神器神装,和灵丹妙药?!”
  樊辉怎么也没想到,当自己莫名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大陆时,自己的脑海当中,却是突然多出了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
  而这样的一个系统,却是直接将身为普通人的樊辉,给强制的提升到了顶级大能!
  “那我岂不是可以在这为所欲为呢?”
  樊辉十分的兴奋,但是系统却又是紧接着立马泼了一盆冷水。
  “检测到主人长期未登录本系统,为了系统安全,将自动启用冻结功能!本系统一切基础功能以外的能力,还请主人继续升级解锁。”
  “啊?那我岂不是只空有一个强大的皮囊,啥法术都不能释放,啥装备都不能使用?”
  ……
  MLGB的……
隐退一年,我一首歌震惊全世界 懒羊羊
  【系统+娱乐+幽默】 重生平行世界,三流明星陈轩获得文娱系统,展开逆袭!
  女友出轨,公司强行解约,被迫隐退,那又如何!
  隐退一年,王者归来,他用一首歌的时间,震惊了整个世界!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我能抗住最毒的打 老箍
  叮、肉身遭受拳头攻击,钢铁身躯+1,格斗+1!
  叮、遭受气血攻击,气血+1!
  叮、遭受火焰攻击,抗火性+1!
  叮,钢铁身躯升级为不灭金身……
  叮,不灭金身升级为荒古始身……
  姜独嚣张大笑:“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不服打我啊!”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