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逐末之影第8章 破空之箭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8章 破空之箭

逐末之影善妒发布时间:2018-07-02 18:39:20

  贝佳斯的流匪们深深地避讳着岩洞之底的世界。
  在岗哨的监督下走过盘绕在石山的宽阔山道,由此进入岩洞中,一边为设计者的创造力惊奇,一边向左手边的漆黑通道前行。这条通道越走越深,越发深入地下,越发向石山内部,幽暗中飘着一股子血肉腐烂的气味。
  流匪知道这条通道的终点,所以非常惧怕于走这条道路,每当自己被安排到当日进入下层工作时,没有哪个正常的流匪会不为之色变。
  在[驯兽师·割喉者]的统治下,那里从原本的地下水坝,变成了一个全新的、震撼的场所。
  意外随时可能发生,而饥饿似乎永不休止。
  “吼!!”今早刚刚送入囚笼的利齿虎撞击着钢铁所铸的禁锢,它的肌肉因药物而肿胀,且还在继续膨化,而原本利齿虎棕黄色的瞳仁正在朝明亮的方向转化,利齿虎露出满口獠牙,垂涎随脑袋而晃动,“吼!!——砰!”
  “你这畜生!”当日值班的流匪大喊道,这样能给自己些许勇气,他用棍棒敲了下牢笼然后快速收回,干黄的脸上一片厉色,“不许再叫了!死畜生!”
  但这完全吓不到大他四五倍的异兽,更何况利齿虎凶性难耐。
  利齿虎继续用坚硬的头盖骨撞击牢笼,有时还会张开嘴巴撕咬钢铁,声势十分吓人。无怪这个流匪会没了气焰,灰溜溜地赶紧跑开。
  “下面一切顺利对吧?”
  “是的,一切顺利。”
  “你能让那头新来的别叫了吗?简直吵得发疯。”
  “我又不是驯兽师。”
  在那头利齿虎的四周,整个光滑平整的废弃水坝内,林立着更多个坚固结实的巨大牢笼。它们大都已经超过了十米的身长,身上覆盖着还生着毛发的甲壳,畸形地突出,而它们的面貌——尽是利齿虎的特征。
  被骨甲突而折磨的巨虎们奄奄一息地躺倒着,没有任何力气挣扎、吼叫,即使同类号召它们抗争,它们也充耳不闻。
  因为很快,还有力气吼叫的同伴就会和它们一样,变成崭新的怪物。
  流匪来回巡视,警惕地保持自己的步伐直线,不会接近任何一座牢笼。在饲养场建立之初,曾有好几个大意的同伴,走累了便靠在笼子边休息,立时被凶猛饥饿的巨虎撕得稀烂。
  天之巨虎?值班的流匪蔑视着笼子里的野兽。只不过是些下贱的畜生罢了。
  在他们心中,这些异兽只不过是巫术与药水的混合变异体,在那位自称驯兽师的割喉者手下壮大的异兽军团。传说中的天之巨虎温顺而善良,为人们带去丰收与喜悦,而这些异兽带给贝佳斯山脉的,仅仅是荒芜与血腥。
  他跟着收税队出去过一次,山民会乖乖地交出家里的粮食,恶狠狠地瞪着被割喉者控制的异兽。
  没有仰慕,只有憎恶。
  但,去他妈的仰慕,只要有钱赚,保证得了快活,这些又算什么?
  流匪在笼子间转了半天,忽地听到上面的木制栈道传来细微的响动,他仰着脸大声问道:“上面的状况还好吧?嘿!——”
  穿过昏暗、布满苔藓的水渠,伊雅翻入空中栈道上,拔出箭袋里的一支箭矢,利落地扎入正往下面张望的流匪天灵盖,其干脆的动作让有些直不起腰的雪发巫师感到头顶一凉。
  半精灵没有慢下双手,张开[绝喉],将左右两边的守卫精准射杀。一个倒在旁边的装有皮毛的袋子上,一个倒在栈道中央,后脑勺重重在木桩上嗑了一下,就是这下发出回荡废弃水坝的闷响。
  伊雅听到下面的声音,顿时又搭上一根羽箭,起身就要瞄准,却被杰瑞安一把拉了下来。
  “一切正常,是只该死的耗子。”杰瑞安粗着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蛮横无理一点儿,由于栈道离下面的水坝至少几十米,值班的流匪只是没有怀疑地笑道,“班迪,你的嗓子听起来跟落枫城里的爵爷一样。”接着,又传开一众哄笑声。
  杰瑞安握住伊雅的手腕,在木栏边藏身,低声道:“听,下面至少还有二十个强盗。”
  “那我们必须保持隐匿。”伊雅挣开他的手掌,拉了下自己的兜帽,她的声音没有喜悲波动,引得杰瑞安侧目,“一左一右,清理这片地方,记得留个活口问话。”
  “啊……!”
  两人转头,只见连接地面与栈道的阶梯上,一个年纪轻轻的流匪吓白了脸,无措的目光在伊雅与死尸两点来回转动。
  接着他看到了挤在一起的一男一女竟然佩戴着魔导士的徽章,那闪亮的银色晃得他屁滚尿流,一边摸爬下阶梯,一边冲下面大喊:“天杀的!我就知道那不是老班奇的声音!快敲警铃,魔导士来了!是半精灵和白毛男!——”
  下方的流匪乱成一团,但与此同时,警铃也疯狂作响。
  “白毛男……”杰瑞安拈起自己一缕美丽的雪发,摇头道,“多么粗鲁、缺乏美感的一群家伙!”
  “快低头,大人!”
  和以往相同的是,巫师并不善于听取弓手的警告,甚至根本没觉得那是警告。在杰瑞安的脸被伊雅硬生生按进毛皮袋子里的瞬间,超过两位数的箭矢飞过了他的头顶,伴随着不同程度的闷响钉入或弹飞在石壁上,还有几只滚落下栈道,伊雅不敢伸手去捡。
  没时间理睬被一箭射飞的兜帽,伊雅猛然奔出木栏,握住弓箭,向箭射来的方向回应。
  “我们会被当成活靶子!”下方的箭雨密集异常,她没办法长久露头,也就丧失了夺回主动权的机会,这次她一箭都没射出去,“要不是我们还有高处的优势,我们真的会被当成活靶子。”
  “伊雅小姐……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
  伊雅忙于寻找反击时机,看也没看他一眼:“什么事,你说!”
  “你的居高临下,恐怕要没了。”
  伊雅一惊,看向杰瑞安的方向,只见他凝重地注视着栈道对面固定的绳索,几道在墙面上崩飞的箭矢不经意间划过,箭头擦过,绳索又细了一圈。
  木板的裂纹在两人中间分开,崩裂之声已经无法抑制。
  栈道摇晃“吱呀”作响,伊雅吃惊地看着四处开裂的木板,不顾满头黑发飘散,紧紧抱住了面前下落的大木箱。只听得杰瑞安大喝一声,魔力的光华从他的方向照来,一股寒气扑腾在她的侧脸。
  凝结而成的冰盾挡在她身边,流匪的箭矢纷纷在魔法中折断。而这一法术施展后,杰瑞安再来不及躲避空中的箭矢或是在栈道崩碎前保护自己了。
  杰瑞安。在栈道四分五裂之前,伊雅调整姿态,预备好落地的缓冲动作。
  你这个傻蛋!
  木板片片剥落,伊雅踩在逐一下坠的碎木块上,一步步接近那个困在高处的法师。利用精灵的跳跃力,她向还停留在原地的雪发男子伸出手,流匪的羽箭迅疾划过。
  他还是那副端庄沉稳的模样,对向他伸手救援的伊雅微笑,然后将手递了过去。
  在整座栈道崩塌的瞬间,两人将手掌重叠。
  伊雅猛力一拉杰瑞安,在碎木堆积完毕后,两人按照伊雅落地的姿态,坠入了一片木屑中。
  看守的流匪们暂停了射箭,浓重的烟尘成为阻碍他们视线的屏障,栈道的残骸还在分解,大量的木屑向整个废弃水坝扩散,这些倒塌引发了石山的共鸣,流匪们感受到山体的动摇。
  他们拿着武器,缓缓向废墟残骸靠拢。
  “停下,稳住,你们这群废物。”
  沉稳的男声从下方的一处山洞传来,流匪抬头仰望,霎时间吓得面色苍白,他们连忙躬身,齐声问安:“驯兽师大人。”
  那本该是栈道与水坝入口连接的山洞,拱形的洞口下,一道挺拔的身影矗立,背后拿着火把的手下还未跟来,可以看出他背着双手,俯视之态傲慢而冷酷。
  “伟大的寒冰法师已经备好了冻结一切的法术,而百步穿杨的弓箭手计算着你们的位置,二十个同一平面的普通人类,对于两位魔导士而言简直是一碟小菜对吧?”他张开双臂,语调一转,“算了吧,杰瑞安、伊雅,我知道你们听出我的声音来了,我承认,你们确实是意料外的收获。真没想到你们能找到……”
  从烟尘缭绕的废墟中射出一支利箭,他如未卜先知地侧身一让,好不容易跟上来的手下顿时被他错开的利箭射得腰背洞穿,他顺势取走手下握着的火把,点头道:“很及时,谢谢。”
  任由尸体栽倒在自己脚边,火光照亮了这个男人坚毅的五官,他扯着衣领,脖子上一道浅淡的伤疤暴露,哨兵队长冷厉地喊道:“欢迎来到,驯兽师的饲养场,尊敬的魔导士大人——你们都将是天之巨虎的饲料。”
  “你错了,胡林”。”整理衣衫,杰瑞安首先从废墟下钻出,一身白袍依旧整洁,他耸肩道,“它们不是天之巨虎,它们只是你改良的嗜杀野兽。”
  在流匪们身后的空间,数座牢笼里的巨虎低沉地咆哮着,它们都很安静,静静地注视这所有人,金色瞳孔暗淡无光。
  伊雅护在他身后,盯着那围住他们的二十个流匪,二十张弓上的二十根羽箭,就算这些半吊子的箭术再差,没有掩体的情况下,他们也必死无疑。
  “我找到一处掩体。”伊雅保持拉弓,[绝喉]是轻弓,并未消耗伊雅过多的劲力,小声对背后的杰瑞安道,“等到我们杀光他的爪牙,看他该怎么办。”
  “他会用自己的所有方法立马逃跑。”杰瑞安从废墟里拾起一把与他身高相符的长剑,十字护手式,他说道,“我们必须抓住这位驯兽师,仅仅消灭他的爪牙,没有意义。”
  “杰瑞安大人,你在和伊雅小姐说什么甜言蜜语吗?”
  “我们只是好奇你是怎么渗透到塞洛嘉军队的,新任队长。”杰瑞安大声回应,接着向身后的女子道,“你的行动更加敏捷,去追他,我来对付这些[爪牙]。”
  “栈道没了,我上不去。而且,这些爪牙恐怕会撕碎你,大人。”
  “对我有点儿信心,女士。”他眨了眨自己的银眸,“我能击败庞大的异兽,也能让你翱翔天空,我是个魔法师。”
  胡林拿着火把,喊道:“只是半道上向新任队长借来了一个身份,没什么好说的,寒冰法师。你根本想不到我坚持了多久,知道吗?曾经我干掉过几个魔导士,但都是三四等的小角色,而你……塞洛嘉的魔导大师,至高无上,一人之下。除了盛夏之剑,就属你能给我最高的成就感了。”
  杰瑞安笑着,轻轻取下自己的头环,精美头环呈银色,最中间的红色宝石令人瞩目。
  他转身搂住警惕对敌的伊雅,将手掌放在她的腰上,如落枫城舞会上那般正式。伊雅恍然愣住,回过神来时,雪发法师已经捧住她的脸庞,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留下清淡的一吻。
  睫毛颤动,她忘了闭眼,但她却什么也看不见。
  “哦,很好,我早料到的。”胡林不咸不淡地说,抓了抓脸颊,“多好的临终收场啊!英雄与美人之间的最后之吻。”
  杰瑞安意犹未尽地离开她的额头,为伊雅戴上头环,中央的红宝石闪耀。他撩开伊雅鬓边的黑色发丝,凑近她玲珑的尖耳:“这是我在远古的精灵遗迹找到的头饰,它能够使精灵的身体更加轻盈,现在,它是你的了。”
  半精灵一言不发,握起拳头印在了杰瑞安的肚子上,法师当即弯腰闷哼。
  “想送礼直接说就行。”
  “我是真的想吻你。”
  “够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又不是凭空消失了。”驯兽师愤怒地大叫,“还不赶快放箭!你们是白痴吗?!我的巨虎,咆哮吧!”
  流匪们挽弓搭箭,笼子里的巨虎受驯兽师特殊手段的影响,开始低沉地吼啸,随着驯兽师的话语,坚固笼子的锁链滑动打开,巨虎的双眸金光四射,缓缓直起身子,张开趾爪的肌肉。
  伊雅离开杰瑞安热切的眼神,向他微微点头,灵活地跃上碎木堆上,朝着驯兽师所在的洞口猛地起跳。头环上的红宝石闪烁着光亮,伊雅感到自己的重量几乎清空,骨骼、肌肉、甚至头发都变成了气体。
  驯兽师大惊失色,半精灵踩踏着石壁,最后利用身高的延伸,一把抓住驯兽师脚边的边缘。
  属于胡林的脸变得扭曲,他抄起火把朝伊雅挥舞而去,伊雅在空中翻转身躯,纤细的小腿在驯兽师眼前闪过,他的手腕一疼,火把脱手而出,落入下方的碎木废墟里。
  半精灵旋转一圈,一跃而上,稳稳当当地立在洞口边缘,蓝眸冰凉地看着驯兽师。
  “该死!”驯兽师将身后的手下丢向伊雅,慌张地从流匪之间挤开,高声叫道,“拦住她!杀掉、用刀用剑,怎么样都好,任你们喜欢,别让她靠近我!”
  挤在甬道里的流匪互看一眼,然后死死瞪着伊雅优美的身体线条,并勇敢地拔出腰间的钉头锤。
  伊雅转头看向下方,杰瑞安举着长剑,神情从容不迫,面对着拉开弓箭的大批流匪与低低咆哮的巨虎淡定自若。
  “我会没事的。”雪发摇曳,他伫立如雪峰,周身环绕起寒冰圆环,“头环戴着合适吗?”
  “凑合。”
  伊雅顿了顿,握着[绝喉]的手一紧,注视甬道里流匪的变化:“别死了,杰瑞安。”
  眉梢讶然地一挑,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道倩影,唇边已有了惊喜的弧度:“……尽我所能,伊雅。”
  伊雅内心再无动摇,她望向其中一个流匪,同样的年纪轻轻,甚至可能比她还要小,上唇的胡茬如芝麻般分布,此刻他呼吸浓重、身体颤抖,无法镇静、过于兴奋是战斗经验缺乏的常见表现。
  谁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儿,他可能是无法及时上税的农家小子,也可能是来自远方的联盟难民。或许是逃避战乱,或许是畏罪潜逃,也或许只是单纯地想要在乱世里活下去,在这荒芜危险的贝佳斯山脉里当起一个作恶的流匪,因为上级的命令不得已地挡住自己的前路。
  [绝喉]镶嵌的两颗宝石腾起青蓝两色的光芒,伊雅抬起下巴,避开钉头锤的突然一击,箭矢在近距离射出。
  那个年轻的流匪应声倒地。
  不得已。
  自己的前路——伊雅感受到了周围流匪的惧意,快速搭箭。让箭来指引。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逐末之影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弥罪 一语玄臣
  我随着黑暗下坠,在倒影中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越是害怕麻烦的人,麻烦就越会找上他。我们都是荆棘丛中苟活着的生灵,顺着时间流逝的方向伸出罪恶的手。
  而现在,我又要用什么去弥补我的罪过。
  ##############
  悬疑向,不喜勿入。
小说之王 彭野
  某某第一次签约书:
  作者:老子一书必封神
  编辑:小伙子很有前途
  #
  某某写了几个月后:
  作者:写你麻痹不写了
  编辑:做你麻痹的主编
  #
  某某想要放弃书时:
  作者:抱歉主编,小说太烂我弃书不写了
  编辑:除我以外,谁特么都不能砍你的文
我,五岁熊霸万界,不服咬我 脸黑的乌鸦
  重生玄幻世界,做个拥有系统的宝宝咋滴哩?我五岁就能熊霸万界,制霸诸天,你能吗?不服来咬我呀!
穿越光辉岁月 荷塘火锅
  一觉醒来,回到了那个青春激荡的岁月………………
阴阳谜 林柒虞
  地府的官员,是如何在阳间任职。四大尸王的神秘遗物,在世间会掀起怎样的风浪。
  在与世隔绝的小村中出来的王祁风,又是怎样被卷入其中,他是选择全身而退,还是与邪恶势力斗争到底。
  一次次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背后,又隐藏着一个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
  让我们一起跟随主角一起去维护正义!
战人格 梦年清
  我要揪出你这个魔鬼,
  来吧!让我撕碎你,
  看看你的心脏,它是铁的吗?
  属于你的舌头,将会是你美味的佳肴,
  你的身躯是恶魔最盛大的舞宴,
  头骨是属于王者的冠冕,
  骨头是你最好的武器,
  来吧!用这史诗的钝器,
  砸开我的头颅,
  亲手砸烂你的灵魂,
  让我们在这血雨中升华,
  让上帝看看我们的灵魂,
  来吧!
  本书又名《永夜Ⅰ:战人格》
  于永夜长辞,唯死神永生!
  To die in the long dark night, only death will never die!
异世为魔 奥润之
  杀众人眼中的恶人是为正!杀众人眼中的好人是为邪!
  冷暖吾自知!正邪众人评!
  呵…可笑!
  封妖盘在手,正邪便是我说了算,你们说我是魔?那好,我就化身为魔,满足你们的心愿!
神魂大陆 逆天吼
  神魂大陆,武者吸魂兽之珠,铸魔异之体,乃破天之阙,地之壤,戡生死玄关,游走于长空之巅,傲日月、小乾坤、歌遍苍穹使人听!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诡墓书 禹天寂
  一瓶打翻的陈年老窖,
  半份带着骷髅的帛书,
  一封来自地下的信件,
  一段不为人知的话语,
  我不怕鬼,最怕人心,
  人心若诡,比鬼还毒!
  (绝对原创,更新较慢,大家多多谅解,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收藏或打赏或推荐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