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逐末之影第7章 寄予古老的传说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7章 寄予古老的传说

逐末之影善妒发布时间:2018-07-01 17:53:41

  每片土地都存在并流传着关于生命与丰收的传说,源自古老的见闻,其中不全是人们自己的捏造,也有点滴真实的成分。
  而这个传说同样来自古老的见闻,一直在贝佳斯山脉的村庄间流传了八百年。
  那是一年丰收,秋天的丰收,变得金黄耀眼的田地散落着农民此起彼伏的欢笑。这是收获的喜悦,是天神的赐福,对山民来讲,自然是全年最值得欢庆的时刻了,逃离饥饿、畅快起舞。
  也就是这个秋季,贝佳斯迎来了两位客人。两位不同寻常的客人。
  一个穿着破旧的流浪汉,蓬头垢面的来到贝佳斯山的村庄里,身上只有一只打着补丁的行囊,看似好像一无所有,村民很是失望,只想快点儿打发走这个异乡人。但这个异乡人有一个同伴。
  就是两位客人其中之一,一头庞大无比的异兽。
  它的皮肤与麦田同色,形似瘦长的老虎,满身披挂着骨质的铠甲。异兽温良而乖巧,虽形态凶猛却以植被为食,巨虎踏足山脉的那个秋天,所有的麦田产量达到了数年来的巅峰。
  山民视之为神明的宠兽,亦视作丰收的象征。人们坚信,这个流浪汉并非一无是处,人们坚信,他拥有着巨虎。
  他们善待异兽与流浪汉,并称异兽为“天之巨虎”,将流浪汉称为“驯兽师”。
  山民坚定地认为,天之巨虎,是天神赐予的神兽,是丰收与生命的极致祝福。于是他们撰写书籍、宣扬神迹,从此在贝佳斯山脉里,各个村庄小镇口耳相传,然而那位故事里的“驯兽师”,悄然隐匿在过去的岁月中。
  #
  伊雅从昏迷中惊醒,脑中的混沌与感官的不适让她无法整理现在的思绪。
  按照体温来讲,她知道自己正在发烧,虽然背上的伤患处貌似得到缓解,但现在仍旧高烧不退,无论是脑仁还是喉咙,都像是火烧般的难受。她动了动身体,后背的肌肉几乎没办法发力,两条手臂也处于拉伤状态,不知何时才能恢复。
  她睁开双眼,模糊地看见四周的圆润岩石、尖刺,一切都符合她对于岩洞的印象。所以伊雅肯定,自己现在身处一座昏暗潮湿的洞穴里。
  等到适应了身体的状态,伊雅才开始整理还记得的情况。
  破晓后她和名叫杰瑞安的寒冰巫师追踪天之巨虎的足迹,拷问了几个流匪,前往森林的深处,在一个山崖上杀死了那头兴风作浪的巨虎。但却被数头体型较小的天之巨虎包围,在最后一刻,她将毫无防备的法师拉出了巨虎的掌击范围。
  问题是,现在那些天之巨虎,和那位法师,现在都在哪儿呢?
  身旁的火堆已经非常微弱了,可以看出至少数个小时没有人添柴。伊雅无法看清周围的事物,依稀通过触感辨别身下铺着旅者的毛皮垫,盖着的大概是棉被,在没有火温下勉强维系伊雅的温度。
  “你醒了。”
  干冷的余烬重新点燃,空气中飘散起木炭的气味,赤黄色火光照亮伊雅的面容,她苍白的面色与干裂的双唇。
  深邃的蓝色眼睛望向声源,那个如精灵王般的高贵男人就坐在离自己不到四尺的地方。杰瑞安看上去一切正常,俊美的脸上红润光泽,雪白长发梳理整齐,他一尘不染的手拿起些许细小树枝,轻轻抛进火焰中。
  他的视线在火堆与伊雅之间徘徊,但那双银眸中的确带着除了火温外的关切。
  伊雅点头说:“我醒了。”顿了顿,她问道,“发生了什么?”
  又放入一根树枝,他微笑说:“我们跳崖了。”
  她睁大了蓝色眼睛。
  “是,我知道,我们本该死无全尸的,就算下面是瀑布,高度也超过五十米了。但,我可以给你给非常合理的解释。”
  伊雅侧着脑袋,等待着他的合理解释。
  “我们很不走运,在我带着你跳崖的时候,起步失误,着落点从温柔的流瀑变成了顽固的山地。于是我在过程中,用法杖施法,将瀑布结冰,并意图将其钉在冰瀑上,只付出一只手臂脱臼的代价就能让我们免于被摔成肉酱。”
  杰瑞安用右手抬起了软绵绵的左手,笑道:“我成功了。”
  半精灵怔怔地看着这个秉持优雅的男人,移开了视线:“对不起,大人,如果不是我……”
  “如果不是你。”杰瑞安提高了音量,然后又温柔地降了下来,银眸牢牢地将伊雅锁住,“我已经是巨虎的爪下亡魂了,你救了我一命,伊雅小姐。”
  他走近半精灵,伊雅猛然抽身想要避开,但由于行动不便,这一动作没有那么明显。
  “但你隐瞒伤情的事……”在银眸的注视下,伊雅下意识地埋下头,双手紧攥,杰瑞安叹了口气,“为什么不告诉我?伊雅?”
  半精灵没有抬头:“这没什么好说的。”
  神祇般的男人眉间首次有了几分怒意,他握住伊雅的肩头,感受这个女人的恐惧与不安,低声道:“没什么好说的?你就是那么看待自己的?伊雅,你可真是令人生气,听着,在我眼中,你是魔导士,不是半精灵。”
  伊雅惊慌地一抬头:“你……”
  “你背后的伤口是第一次面对巨虎时留下的吧?伊雅,你不太会掩饰自己。”杰瑞安的怒意化作春泥般的温存,好似眼前的女子就是那朵柔弱的花朵,所以,杰瑞安选择了委婉地表达,“我不知道你曾经的经历、遭受的痛苦,但我希望你能自己关心自己,伊雅,这不是上司对下属的指示,这是我对你的请求。”
  说完,他的手离开了她,随之而来的轻松感让伊雅不再恐惧,她止住颤抖,裹紧了身上的棉被。
  伊雅承认,她难以掩饰自己。
  每当她接近一个鲜活的生命时,那油然而生的恐惧感就会强行将自己逼退至黑暗中,继续屈身缄默。好似体内有两个伊雅,一个渴望温暖,一个谢绝光明,每当有人接近时,总是后者占据上风。
  杰瑞安架上一口不知从哪找来的小锅,将些新鲜的小鱼倒了进去,很难想象一个天神般的法师会突然做起了伙夫的工作,而且手法可谓熟练。
  等到心情平复,伊雅缓缓在垫子上坐了起来,对杰瑞安说:“我梦见了一个传说。”
  看着火焰升高,法师对此不以为然:“古老的故事总会出现在梦中。”
  “不。”法师侧目,伊雅咽下喉咙的烧灼,艰难地将她的意思表述道,“是关于……天之巨虎的传说,我们如果想要解决异兽的麻烦……并非要将它们全部猎杀,关键不在此。”
  杰瑞安搅动鱼汤的动作一停,面色严肃起来:“关键在于?”
  “[驯兽师]。”伊雅吐出这个让杰瑞安眉头一紧的名词,“我们要找到驯兽师。”
  #
  在岩洞休息过第三天,伊雅的身体逐渐好转,借助半精灵的恢复力与杰瑞安的照料,在清晨后,她将杰瑞安的左手接好,与其重新进入贝佳斯的山林。
  “老实说,我很惊讶,这让我先前的所有推测全都作废。”
  伊雅扒开灌木的手一停,转而摸了摸自己的兜帽,定定地看着身后一步步跟上来的雪发男人,半天也没听到法师的后文。
  “也很好奇,无意冒犯,伊雅小姐。”杰瑞安一笑,学着伊雅的动作,扒开及腰的灌木丛,方便通行,他的法杖在坠崖时毁坏,现在赤手空拳,“[驯兽师]这类……异端人士,这个词,只出现在非常古老的异兽传说里,一般来讲,后寒纪的精灵裔不太可能知晓。”
  她转身回去继续前进,蓝白的身影在绿油油的树丛里穿行,箭术护指现在起到的作用比法杖大得多,只是背后的[绝喉]稍微有点儿限制了她的行动。
  寒冰法师的双手被一团寒气包裹,这些魔力气体自动将灌木上的倒刺排开,所以他才得空说话:“你知道所谓的[驯兽师],或者说[自然之灵],在传说中具备什么样的能力吗?”
  “能驯化异兽?然后为自己战斗吗?”
  “没错。”杰瑞安眉梢一动,“那你也知道拥有这种技艺的人,在八百年前就死光了吗?”
  兜帽下,伊雅的蓝眸显得更加深沉,这次她没有带着敬意地回身向大师级魔导士行礼回话,反而这次她的语气有些暴躁:“大人,我的梦常常昭示我,曾在北方救了我好几次,就像我的箭一样不会丢失准头。您可以不信,我也不愿过多解释,大人,这世上总有您的知识没办法理解的事情对吧?”
  杰瑞安默然片刻,他的脸色并未因伊雅而变化多少,英俊的五官依旧深邃。
  “若有失言,请你原谅,伊雅。”
  听到那位高贵如神祇的男人歉意的声音,伊雅反而感到不好意思,心下火气渐散,边走边说:“是我失言了,大人,您具备超凡的智慧,我只是乡下来的野丫头……愚昧又无知,实际上我的箭也会丢失准头。”
  灌木丛生的道路走完,两人来到一片相对稀疏的林地里,遥遥眺望,只见西边的山坡上有一处巨大的岩洞,比他们几天前的栖身所大得多,周围建起了山寨般的护栏与路障,居高临下,不少携带武器的流匪正在沿着岩洞所在的山路巡视。
  这座流匪山寨建造得有模有样,无论是选址还是排布,完全像是个战地专家起草的,普通流匪根本做不到的工程。
  岩洞的山体外围有引水的水渠,而且出奇的庞大,全部用大型石头堆砌起来,下方的来往山道修建得异常宽阔,能让五辆马车并排奔驰。
  “不似流匪的老巢。”躲在树干后,杰瑞安打量着这山中王城,总结道,“说是异兽的饲养场都不为过,感谢你的梦指引我们来此,否则我的定位咒会消耗我百分之一的魔力。”
  伊雅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神祇气质的他也会偶尔打趣别人吗?
  杰瑞安目测了下位置距离,拍了下身边伊雅的肩膀,看到半精灵僵硬的表情后,低笑着抱了声歉,继续说:“现在离岩洞的直线距离是五百多米,你的[绝喉]有这个射程吗?”
  伊雅抓着树的树皮,以减轻独处时的焦虑,她细致地看了看整个围绕岩洞的阵地,蓝色的眼睛闪过猎鹰般的尖锐:“我不敢保证,但我想到一个主意。”
  “洗耳恭听。”
  “前哨守卫离我们只有两百米,我能把阵地的眼睛先干掉,然后绕开阵地的正面。”伊雅的手指随之划动,指向岩洞附近的水渠,用灰白色方形巨石堆砌而成,“你看到左边的碎石场了吗?处于第二高的位置,水渠就是我们的突破口。”
  杰瑞安赞许地点了点头:“很好。”对上伊雅的双眼,勾唇道,“我们还在等什么?”
  大腿箭袋里的羽箭被伊雅摸出,她探出[绝喉],这把绝命之弓用原本的姿态暗淡地出现在林间。没有魔力的闪烁,不靠任何外力,只靠伊雅自己眼里的准星与对[绝喉]的信任。
  杰瑞安静静地注视着这个女子开弓瞄准时的样貌,他主意到伊雅在锁定目标时,蓝色的瞳孔会明显地收缩。她的动作流畅无阻,身体线条更加漂亮,手臂上的肌肉微微隆起,修长的大腿紧绷,腰身挺直,弓箭则与她的身形一样平稳。
  他轻轻晃了晃脑袋,收回自己变得不正常的目光,缓缓吐息。
  在杰瑞安移开视线的一瞬间,羽箭脱弦而出,伊雅的蓝眸散开波纹,对着那支箭留下的轨迹与在哨塔上走动的身影点头。
  哨塔上的流匪握着一柄长刀,无所事事的挥动,偶尔抬头看一眼蔚蓝的天空,再向排列火把的岩洞吐口唾沫。
  他原以为,这一天也就这么过了,没有卫兵的追捕,也不用去看管岩洞里的大家伙。
  当他刚刚停下脚步想要抬头望一眼天空时,[绝喉]的羽箭无声无息地抵达终点,贯穿入他的咽喉,血花绽放刹那,便溃散无形。
  流匪瞪大了双目,至死也没分清这支羽箭出发的方向。
  如伊雅所料,他倒在哨塔上,那个位置不足以他摔下去惊扰到地面上抽着烟袋的朋友。
  一切都在隐秘中进行,伊雅向杰瑞安示意,握紧弓箭,抖了抖身上的蓝白斗篷,低着身子开始向山坡左侧潜行移动,期间,她再次开弓,将另外两个高处的流匪射杀。
  我可不想被她盯上。杰瑞安呼了口气,扶住自己的腰板,学着伊雅的低身跟上她的脚步。
  “这样很好,你负责渗透,我负责打杀。”他无奈地说,“只可惜,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你的梦与古老传说,好像很没说服力。”
  伊雅再次用奇异的眼神看了过来,雪发男人低矮身子,高贵而冷峻的脸上做出一个挤眉弄眼的搞怪表情,一时的反差让伊雅都忍俊不禁。
  欣赏着她唇边稀缺珍贵的点滴笑意,杰瑞安振作精神:“好吧,我们去把[驯兽师]找出来,好好问问那混蛋贝佳斯山脉发生了什么。”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逐末之影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重生后我为商业大亨 荷塘火锅
  苦逼中年人士叶泽重生穿越到了1982年。
  家庭贫困,父母憨厚老实,兄弟姐妹众多,穷啊!饭都吃不饱!
  叶泽却是一点不慌,满是意气风发。
  前世浑浑噩噩、过得不怎么样,老天爷尤见可怜,终于是轮到他重生穿越了,重生人士金手指一开——哈哈哈!
  眼前已经浮现了一副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的美好展图。
  只是三天过后……
  叶泽内心愤怒咆哮不已:“李老二!李东!说好的发家致富第一桶金——黄鳝、小龙虾呢?!在我这怎么都行不通?”
  叶泽欲哭无泪,原来重生文里都是骗人的……!
小说之王 彭野
  某某第一次签约书:
  作者:老子一书必封神
  编辑:小伙子很有前途
  #
  某某写了几个月后:
  作者:写你麻痹不写了
  编辑:做你麻痹的主编
  #
  某某想要放弃书时:
  作者:抱歉主编,小说太烂我弃书不写了
  编辑:除我以外,谁特么都不能砍你的文
我,五岁熊霸万界,不服咬我 脸黑的乌鸦
  重生玄幻世界,做个拥有系统的宝宝咋滴哩?我五岁就能熊霸万界,制霸诸天,你能吗?不服来咬我呀!
木子的北宋生活 凡秀
  笔者用尽量轻松诙谐的文笔,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古代的故事,尽量逻辑合理一些,努力不落俗套,大家可以看看试试
都市至尊豪婿 亚光
  江东豪门王家独女,发下宁愿嫁给乞丐不愿意让父母安排婚事的誓言,负气嫁给路边年轻乞丐,没有想到,捡来的女婿竟然是亿万富豪的唯一继承人!为了守护自己的妻子,江圣凌终于和爷爷冰释前嫌,成为商业帝国的继承者,挺身而出,斗败江东四大家族的阴谋。而这时,更大的危险逐渐逼近……
  版权提供方:必看
我有一只萝莉 黑小狸
  本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从天而降的萝莉拯救了周明阳,萝莉每天给他发任务做各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什么?你叫我去干这些事!这怎么行呢,我可是新世纪好青年!我永远跟着党和国家走!
  等等……你说有奖励?什么奖励?
  各种能力包我成为人上人?
  明白了,老板你说,我们今天干什么!
我是茅山小道士 茅山派首席大弟子
  注:《我是茅山小道士》有声版已经上线喜马拉雅,喜欢听书的朋友可以去搜索收听,恐怖开始......
  我是茅山小道士,赚不到钱,吃不上饭,生活艰辛,命途多舛,只能摆摊求富贵,占风看水,补卦演命。
  凡人有难求我帮,冤魂有怨我来还……
八王爷的锏 白山黑水一小白
  宋太祖造天地人三剑、免死金牌,留下天子剑余者分赐赵光义和柴氏,如此安排只图兄弟和睦共享万世,但太宗弑兄篡位将一切搅乱……宋靖康年间,正值皇族蒙难徽宗与李师师之子偏巧此时认祖归宗,小小十三皇子颠沛流离几经磨难,五国城中获悉族中之秘,携八王爷赵德芳后裔,能否重头收拾旧山河……且看八王爷的锏为您讲述……
西游:这个天蓬太强了 爱做梦的西瓜
  从前,我是被嫦娥妹妹拒绝一百零一次的废物元帅。
  那天,我被人骗去跟一个神通广大的妖怪干架,结果没打过,被一刀砍出了杀猪叫。
  也就是那一天,那个男人,他来了,臭不要脸地代替了我的灵魂,接管了我性感健美的身躯。
  “唉……这么漂亮的宫女妹妹们,该欺负哪一个好呢……”
  “诶,杨戬,你这又换了新裤子啊?上次被我扒下来的那一条扔哪去儿了?”
  “老君,别走啊,陪我再去瑶池钓两条鱼怎么样?我给你两条鱼,你就拿你那刚刚炼出来的百八十颗仙丹作为回礼就行了!”
  正当陈川得意洋洋地想要纵享自己的天庭潇洒人生时候,莫名而来的阴谋,缠上了他。
  正捧着生死簿,啃着笔头的他,突然嘿嘿一笑。
  “你们说,这些垂涎我美色的家伙,是要送去水军里面当个炊事呢,还是直接贬下凡去,陪我那些猪哥哥猪弟弟们?”
  陈川坐在玉帝的位置上,百无聊赖地玩弄着玉帝头顶的冠冕,慵懒地对底下的群臣说着。
  这是关于天界第一美(chou)男子,天河八十万水军大都督,天蓬元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