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逐末之影第2章 哨所长夜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章 哨所长夜

逐末之影善妒发布时间:2018-06-26 16:50:35

  伊雅的箭术独到专精,源自她体内那一半精灵族的优质血统,好像她天生就是为成为弓手而生的一般。稳定的准头,凌厉的撒放,让伊雅无数次从险境中安然脱身。
  她对于弓箭的热衷,也近乎痴狂的程度。
  为了打造出心仪的弓箭,她的梦想之一就是有天能够畅游瑞加大陆,甚至去到更远的五方世界,收集材料、寻找名师、达成一次次的精炼。
  这把[绝喉]伊雅上手了一年半左右,取材自梦呓森林深处的罗刹原胶木,质地、坚韧、弹性都是上佳之选,由落斧山的锻造大师,黑矮人之王多塔亲手打造。在宝石镶嵌上,伊雅选择了两种元素宝石,一颗为风、一颗为冰,分别在弓身握柄的两面。
  对她来讲,这种镶嵌是绝佳搭配,让魔装武器能够适应多种场合。
  为了[绝喉],伊雅可谓是煞费苦心,当然,魔导士的身份也会她提供了些便利。
  而现在,半精灵血统,将需要抛头露面的便利抹除。
  “我不能放行。”
  贝佳斯山腰的哨所,被叫到门口的哨兵队长抱着火枪,面色淡漠,将魔导士的证件递给了被伊雅救下来的商人贝奇。
  大门周边还有许多这样的哨兵,他们好像长得一模一样,都有着一把带着刺刀的双管火枪,腰间佩戴塞洛嘉人的红色军刀,鲜艳制服宛如玩具屋里戴高帽的军士(注释①),还有脸上如出一辙的蔑视与讥讽。
  装满异兽毛皮的马车前,贝奇涨红了一张脸,但商人的自制力使他极力忍着怒气,带着和善的笑意搓手向哨兵队长求情。
  他身后,伊雅快速将兜帽重新戴好,证件放入衣袋里,沉默地伫立着。
  “先生,您可以随时进入哨所,天快黑了。”哨兵队长警告般地注视着贝奇,如他所言,天色已经昏沉,再过不久就是黑夜了,“您的马匹我们也会照顾妥当,货物请您大可放心……至于这头……咳咳,这个半精灵,我争取在马棚里为她留个位置。”
  不远处在岗位上坚守的塞洛嘉哨兵干笑几声,轻浮地看着雪白皮肤的伊雅,吹了声口哨。
  “吹什么吹?”与贝奇交涉的哨兵回头过去冷声道,他瞬间恢复了含混不清的南方口音,“管好你自己吧,蠢货。”
  远处那个吹口哨的哨兵恶狠狠地笑道:“想上半精灵就直说吧,还非得帮人家骗到马棚里去。新任队长就是斯文。”言罢,他对低着头的伊雅大声说,“嘿,半精灵,我们去草垛吧?我保证能给你带来全新的快感体验,哈哈哈……”
  “我想你有两个选择了。”忽视贝奇愤怒的眼神,哨兵耸肩,“一是到马棚里将就一晚,二是跟着我身后那个蠢驴赚点儿外快,他完事后可能会带你到后门去。”
  “蠢驴至少够大!”
  “闭嘴!”
  贝奇继续忍着脾气:“我可以付钱。”
  哨兵队长没有看他,只是盯着伊雅:“你的钱足够买半精灵一夜吗?……考虑得如何?半精灵?”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云朵呈现深深的青色,游离在低空的山风越发冰凉刺骨,使这环绕的深远山岭更加苍凉。这时,山道哨所前只剩下他们一辆马车还未找到停靠的位置,侧头看去,宽敞的马棚还留有不少空位。
  伊雅抬起头,她兜帽下清丽的容颜又一次让哨兵为之窒息。
  “草垛在哪儿?……”
  口哨声再次响起,远处的哨兵带着胜利者般的笑容,朝自己的同伴们解起腰带。同伴们大为惋惜,只恨自己错失了享用上等半精灵的大好机会。
  这是所有精灵都中意的选择吧?贝奇呆住了,双拳紧握。
  “我可以先去草垛拿点儿茅草当被子吗?”伊雅问道,“天气会很冷,马棚又通风。”旁边的商人神情顿时窘困起来,真该死,让世上的草垛都见鬼去吧……
  刚刚还满面得意的哨兵脸色一沉,被大大地耍了一道的感觉让他怒火中烧。他抓起手边的刺刀火铳,凶狠地瞪着伊雅,周围的同伴都不再嘲笑他了,因为他们知道,罗杰斯副队长是真的生气了。
  伊雅没有去看那个满面怒容的哨兵,她背负的[绝喉]微微生光,玉手一握,手动关闭了其上属性宝石的自动供能——在到塞洛嘉境内前,宝石的能量必须省着点用了。
  对付普通人,比如以前接到过镇压暴徒的委托,她会用弓身往他们不清醒的脑袋上狠狠来一下,很多时候伊雅连弓都懒得用。
  正当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贝奇他们面前的哨兵冷下脸来:
  “行了,半精灵,你一旦动手就是触犯塞洛嘉律法,我想你也不希望魔导士协会难堪。”哨兵队长扫了身后的罗杰斯一眼,带着相同的告诫,“至于你罗杰斯副队长,别以为我才来一个月就什么都不知道,安分点儿,你必须清楚,这半精灵是位魔导士。”
  罗杰斯还想说什么,但被旁边的同伴强行挡住,他直瞪着伊雅由得其他哨兵将自己拉扯着进入堡垒大门。他的怒叫隔着厚实的墙壁也能听清,但至于是什么内容,伊雅不愿意去细听。
  “来吧,商人先生。”哨兵歪了歪头,将火枪背好,“这时候肉汤刚刚煮好。”
  “半精灵,请你自便。”
  伊雅点了点头,兜帽下的表情并无什么变化,这种不公的情况似乎她已经遭遇习惯。还算好的,伊雅缓了口气,上次那个哨所的长官扬言要先斩后奏,要不是地方魔导士支援得快,她恐怕就被抓起来吊死了。
  俊俏的马儿啊,今晚就只能挤挤吧。
  “对了,半精灵魔导士。”
  “什么?”
  哨兵队长督促贝奇将马车驱赶到指定位置,突然回过头来朝伊雅说道。他转头的瞬间,伊雅看到他领口下隐隐约约的浅淡伤疤,因为天色暗沉,看不真切。
  看了伊雅半天,最终哨兵队长摇了摇头,摆手道:“没事,记得明天把茅草还回去。”
  “我会的。”
  #
  夜色已至,贝佳斯山脉的深夜有一种特殊的味道,类似回荡寒风带来的气息,极具侵略性。不禁让人联想到二十多年前因为精灵族的内斗,从风雪边际席卷瑞加的雪族……那些怪物,那些邪灵。
  山道哨所内,远道而来的商人为今夜的落脚处而愉快地畅谈。恐怕在整个哨所里的行商,只有窝在角落喝着闷酒的贝奇才挂着一张写着烦躁的脸。
  他时不时扫视接近门口的哨兵,抬起眼白与眼珠多的眼睛,沉闷地哼一声。
  “在山腰处冲出至少三十个穷凶极恶的强盗,他们是经验老道的流匪,拿着精良的武器,还有比军队更严谨的战略。要问这些谈天说地的白眼狼是怎么腆着屁股龟缩进来的,靠那些前几天还是失业者的醉汉?靠驮着货物的老马?哼,全都亲我屁股去吧!”
  坐在他对面,全身笼罩着斗篷的年轻男人倒了杯酒,低笑道:“理论上是不可能的。”立体的下巴上稍有些胡须,那薄唇发出的低沉声音宛如蛊惑的魅曲,“发生了什么?尊敬的先生?”
  男性的声音简直让耳朵发酥,贝奇不太清醒地摇摇头,表情与醉汉不遑多让,他的眼睛直愣盯住马克杯里的啤酒,整齐胡子下的嘴巴动了动。
  “一位魔导士。”贝奇无神地瞧了对面男人的胸前,那枚徽章散发着暗淡的光芒,“就和您一样。”
  斗篷男人一言不发地笑了笑,等待贝奇继续。
  “那位魔导士大人善于用弓箭,神乎其技……对败逃的敌人就射了一箭,就将那些强盗击溃,就是那样,这群白眼狼才会平安到达这座该死的哨所。”
  “我好像一直没机会与这位同行相见。”
  贝奇突兀地笑起来,撑着自己的额头:“您没机会了,魔导士大人。她是个半精灵,这些哨所的混蛋……至少要扣押她几天后,才会放行……啊!我什么都做不了!”
  马克杯砸在桌面上,发出震耳的闷响,当即就有守卫向这边望过来,但戴着徽章的男人只做了个手势,他们就自觉地转移了视线。
  “至少你告诉我了这件闲事。”斗篷男人站起身来,拍了拍贝奇的肩膀,“谢谢你配合魔导士的工作,先生……哦,原谅我,您是?……”
  “叫我贝奇就好,阁下。”贝奇与之握手,迷迷糊糊的神情突然一震,惊讶地看着自己与斗篷男人相握的手,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是谁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和你握手?”
  斗篷男人将圆帽拉低,烛光一晃,照亮他唇角淡淡的笑意。他伸手将胸前的徽章拨了下,折射的暗沉光芒在贝奇眼前闪烁,商人久久难以回神。
  “因为我喜欢和人酒后闲聊。”他转过身,斗篷成了背影,“去去就回,记得帮我温酒,贝奇先生。”
  斗篷男人刚刚在贝奇的视野中走出几步,突然停了下来。
  他灵敏的听觉吸纳到哨所外的奇异声音,正常的声音对他来讲就像是一根棉花里的线,而现在,这根线正在棉花里搅动、波折、颤抖……接下来是树叶的冲撞、枝叶的折断。
  转眼看去,离他最近的参照物,是酒桌上的一盘猪肉排,油腻而散发着雪白的热气,属于脂肪的金黄色部分于其中轻微地颤抖……
  头顶上的吊灯发出一声更加细微的响声,但斗篷男人已经预料到了一切。
  “趴下!——”
  尖啸般的高喊声盖过了哨所里的谈话,将谈天说地的人们惊起。
  “砰!!——”
  旁边的玻璃窗首先被撞击得支离破碎,尖锐的碎渣洒落满地,紧接着那股力量倾泻的墙壁分崩离析,红色砖块脱离本身的结构,紧随玻璃渣一起砸落在地。
  吊灯晃动,连接它和天花板的铁丝断裂,在人们的惊呼中坠落,下方沉溺于火炉温暖的四个人中,只有两个及时躲开。
  斗篷男人压住自己头顶的圆帽,一翻身躲在了作为掩体的酒桌后,商人贝奇吓得面色发白,大气都不敢出。
  作为侦察兵,他也许不对拿着刀剑的敌人感到畏惧,但这个——这东西,人人都应该感到畏惧,哪怕是魔导士。
  “看来不小心中了个头彩。”斗篷男人的语气还是那样玩味,“后神祝福你,亲爱的贝奇。”
  #
  “围住她。”
  五个哨兵持着棍棒,将这个没什么特色的马棚包围,棚里的马匹不安地用蹄子刨地,发出些许声音来回应不该在深夜出现在这儿的士兵。
  五个人中,其中为首的就是我们的罗杰斯副队长。
  从他们拿着的武器就能看出来,他不是为了取人性命洗刷耻辱的。罗杰斯眯着眼睛盯住马棚旁的那道倩影,想起白天见到的她,那迷人的雪白肌肤、那可人可口的精致脸蛋。
  也许一辈子都没法带半精灵到小巷去,这些表子的价格高得离谱,还大多是富豪的私有财产。在赛洛嘉,想要半精灵的服务,要么有尊贵的地位,要么有丰厚的资产。
  既然如此,到嘴边的半精灵怎能不享用?只是一晚上、也是可能几晚上……新来的队长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一定很可口。
  他握住火把接近,当火光照亮了半精灵绝美的容颜时,罗杰斯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伊雅就靠在马棚的木桩上,身上盖着茅草,樱唇雪肤、墨发蓝眸。她淡然地看着他们,没有畏惧、也没有惊异,对于他们的到来,好像是河水流向大海一样理所当然。
  “放下你的……”罗杰斯直直地盯着伊雅,顿了顿道,“我忘了,魔导士小姐的武器早就被扣押了,贤明智慧王的规定,剑军中重地具备精灵血统的牲畜严禁武器。我们是天作之合,半精灵。”
  其他四个合谋的哨兵连连咽着口水,对伊雅惊为天人的相貌目不转睛。
  伊雅沉默着,将背上的兜帽戴好,从茅草的覆盖中起身。名为[绝喉]的绝杀之弓不取无辜者的性命,她想着,捏起拳头,靠住马棚的木桩,今晚的邻居们低声嘶鸣,比一般的喝彩声都要有力。
  “她像个拳手。”一个哨兵拍着大肚皮走近伊雅,不屑地看着半精灵除了美感一无所有的细长胳膊,然后转头对同伴笑道,“她想和我们打一架,真他妈够味……”
  话还没说完,前一刻还那样蔑视的瘦长胳膊灵活地钻入士兵的肋下,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手腕。士兵还没反应过来,伊雅狠狠的一肘撞在他的肋下,隔着轻甲和皮衣。
  士兵在空中翻滚一周,才摔到地上,半天才想起哀嚎。
  罗杰斯副队长与剩余的三个同伴的表情霎时间落到底。
  “不用谢。”伊雅继续靠着木桩,确保不会腹背受敌,蓝色的双眼于夜色中暗火灼灼,“但接下来你们可得想好,恐怕不止是一根肋骨那么好打发了。”
  “轰隆——”
  浩大的巨响声从哨所的方向传来,伊雅侧头看去,只见那座将她拒之门外的哨所燃起冲天烈焰,在深沉的黑暗中扭曲。有一头难以揣测的庞然大物,正隐匿在黑暗中,毁灭着身边的一切。
  坚固的哨所三两下边倾斜,砖瓦向下掉落,伴随着人们的惊呼。
  随手接住罗杰斯挥来的棍棒,棍棒上的力量对她来讲毫无威胁。伊雅只一脚踢中他的膝盖,副队长便软绵绵地跪倒,从他紫青的面色足以看出他有多疼。
  “现在不是打闹的时候。”伊雅拎起罗杰斯的衣领,蓝眸沉定,逼近他的脸,“我的弓箭在哪儿?我必须去营救。”
  罗杰斯咬着牙齿,盯着伊雅发笑。
  “你笑什么?这很紧急。”
  往地上啐了一口,罗杰斯厉声道:“你觉得这就能换来什么感激?认可?然后就会有人接纳你,英勇的半精灵魔导士,拯救受难者性命的骠骑兵!人类与精灵,永远不会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你这精灵杂种,仇恨延续了前几个世纪,也会延续后几个世纪!——”
  说到这里,他又对着伊雅的脸吐了口唾沫,声音更加狠厉:
  “你能活多久?半精灵?你觉得你能消除这种仇恨吗?不,你不能。”
  微微一愕,伊雅看向四周的人类士兵,他们惊惧且警惕地看着她,眼中积累的,是[五方大战]到[寒鸦条约]之间千年的仇恨。两个种族千年来无数场载入史册的战争,无数次仇恨的碰撞。
  人类与精灵之间的疯狂对抗,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终结呢?
  那才是自己的夙愿吧?伊雅?
  她擦掉脸上的唾沫,并松开了哨兵的衣领,蓝眸轻轻闭了闭,让罗杰斯愤怒的是,她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你犯法了,半精灵。”罗杰斯被鼻青脸肿的手下搀扶起来,揉着差点儿失去知觉的膝盖,“塞洛嘉智慧王严令,只要具备精灵血统者对公民使用暴力,就是犯罪。我会报告给队长,而队长会报告给执法官……准备好进大牢吧,表子。”
  伊雅去而复返,吓得五人惊叫不止。
  “借几根棍棒。”半精灵收起武器,不解地瞥了他们一眼,“会还的。”
  注释①:塞洛嘉的军队被称为红衣军,红色是塞洛嘉帝国的国色,在四年战争中,他们证明了自己的部队的确担得起“赤红狂潮”这一名号。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逐末之影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小说之王 彭野
  某某第一次签约书:
  作者:老子一书必封神
  编辑:小伙子很有前途
  #
  某某写了几个月后:
  作者:写你麻痹不写了
  编辑:做你麻痹的主编
  #
  某某想要放弃书时:
  作者:抱歉主编,小说太烂我弃书不写了
  编辑:除我以外,谁特么都不能砍你的文
穿越光辉岁月 荷塘火锅
  一觉醒来,回到了那个青春激荡的岁月………………
木子的北宋生活 凡秀
  笔者用尽量轻松诙谐的文笔,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古代的故事,尽量逻辑合理一些,努力不落俗套,大家可以看看试试
最强道士混都市 辰小白
  他从出生就抱上了牛逼哄哄的大腿师父,具体有多牛呢?无数达官贵人都欠他人情,有所名气的大佬见他都必须得恭恭敬敬的,这设定妥妥的装B打脸流啊!
  可却被要求入赘度劫,入赘就入赘吧,关键总有小人来找茬,不仅如此,各路妖魔鬼怪也是纠缠不放……
  古老的青铜大门究竟在等待谁的到来?少年的身世是否为未解之谜?一切的真相背后又将揭露怎样的阴谋……
  且看他如何用道术风水玩转整个都市。
战人格 梦年清
  我要揪出你这个魔鬼,
  来吧!让我撕碎你,
  看看你的心脏,它是铁的吗?
  属于你的舌头,将会是你美味的佳肴,
  你的身躯是恶魔最盛大的舞宴,
  头骨是属于王者的冠冕,
  骨头是你最好的武器,
  来吧!用这史诗的钝器,
  砸开我的头颅,
  亲手砸烂你的灵魂,
  让我们在这血雨中升华,
  让上帝看看我们的灵魂,
  来吧!
  本书又名《永夜Ⅰ:战人格》
  于永夜长辞,唯死神永生!
  To die in the long dark night, only death will never die!
医仙侠影 花子墨
  天下武功,他了如指掌。
  琴棋书画医卜星象,他无一不精。
  维护武林正义,惩奸除恶,他无所不为。
  拳打贪官,脚踢奸臣,怒骂昏君,他所向披靡。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我是一个穿越者,当我鬼使神差般的来到了这个邪恶的南宋,南宋就是我的江湖。
  当一个普通的小子,拿起了键盘敲打着写书时,书就是他的江湖。
  而我就是那个小子,选择了属于我的江湖。
  21世纪的我明明是个轰动海外的“医仙”,而我却来到了南宋,成为了一个救世主……
会说谎的妻子 不解妹子衣
  三年前,我哥下药迷了我最喜欢的女人,还冤枉说是我下的药,三年后,我喜欢的人成了我的嫂子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最牛小道士 相思莫断愁
  从我遇到干爹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就注定了不平凡!碰到一些怪异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是家常便饭!而我身边的小伙伴也各个都是异类!比如说帅气高冷的猫妖,妩媚动人的狐仙,讲究仗义的鬼王!且看我如何率领众般强力的小伙伴们击杀邪魔,破尽歪道!
  符起斩妖魔,符落定乾坤!
  新人写书,求收藏~~
龙王殿:最强战神 风火竹
  ‘龙王’王飞遭背叛成为上门女婿,阴差阳错恢复伤势,战神归来天下惊,凡是欠我王飞的,定要尔等十倍百倍还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