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逐末之影第1章 精灵之女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章 精灵之女

逐末之影善妒发布时间:2018-06-25 21:04:38

  战争,从未真正离开瑞加的大地。
  后寒纪的混乱,贪欲、背叛、仇恨,让山川河汉再次燃起了熊熊烈火。
  血腥的四年战役中,瑞加的人族对精灵发动了惨绝的猎杀与扫荡,屠戮持续一年,那是毁灭性的屠杀与迫害,那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侵略。
  中部的联盟王国更是一路南征,所有精灵血统的持有者一旦有意反抗,等待他们的都将是刀剑与鲜血。南方的强盛国度塞洛嘉也展开了对精灵族战略,只不过在一定程度上没有做得很绝对。
  贯穿五方大陆的中立势力魔导士协会仍旧保持中立的态度,并未对顷刻间覆灭的精灵族文明作出过多的声明,未参加战争、亦未对精灵族施以援手。谁都知道,这是魔导士做的正确决定。
  这一切的剿灭行动,都与风雪边际的混乱和两族间的世仇有着难以割舍的联系。
  二十四年前,也就是后寒纪1176年,一个平静寻常的下午,谁也没有料到叛逆的黑暗精灵会潜入世界之森里的精灵王城,谁也没有料到精灵女王米薇安会在那个时间,因为一封秘信独自在花园中阅读。
  谁也没有料到,这个神秘杀手的一刀,消灭的不是精灵族的至高女王,更是封锁风雪边际的魔法结界。
  没有世界之树维持结界的魔力,没有精灵王族加持的魔法结界,那片雪山的空域像是凭空开出一个无形大洞。雪族从风雪边际的四面八方涌出,张牙舞爪地冲入瑞加的各大王国领域,使精灵族、人族、矮人族都遭受了无与伦比的冲击。
  这些怪物带来的混乱只是一时,遍布大陆的魔导士协会很快出动力量重新镇压了风雪边际,雪族之乱远远无法持续四年之久,而它们所引发的国际纷争、种族冲突却无法轻易平息。
  人族之中的权力战争,以寒鸦条约的签署而终结。
  而人族与精灵族之间的战争,则以精灵族文明黯灭而终结。
  现如今,吞噬精灵族的残暴行径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年。在瑞加领域内,精灵从一个高贵神秘的代名词变成了卑贱下等的没落物种,他们在人类的城市里为生存而放弃尊严,在阴暗的角落里苟延残喘。
  不过,现在看来那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
  精灵族就好像一道影子——一道即将消逝在文明长河里的影子。
  #
  山道深切而崎岖,代步的马匹很难驮着货物从其中脱身,人们只好下马一边拉扯着缰绳一边指引它们的马蹄落在不会受伤的正确位置。
  自从塞洛嘉在智慧王的领导下贸易兴盛起来后,这样的景象十分常见地出现在贝佳斯山脉之中。
  贝佳斯山脉将南方王国与联盟王国的领土分开,同时也将两片大陆连接,通过贝佳斯山脉,可以在大路上直接去往塞洛嘉的中心城市,反之,与之联通的联盟境内城镇,也成为了重要的商贸纽带。贝佳斯山脉,无疑是对双方都相当重要的地界,一条相互富足的取财之路。
  经过民间商会的努力,贝佳斯山脉境内成功申请了避战令(注释①),为保护这条商路的通常,联盟与南方的商人可谓是煞费苦心。
  但即使表面的战争远离了贝佳斯,而非王国的武装力量,从未停止一刻对商队的劫掠。
  这段山路崎岖难走,每个行过一两次贝佳斯北山腰的商人都铭记于心,虽说是几经修缮,但马车与货物依旧无法轻松跨过。
  路面不但满是岩刺,道路曲折之迂回,连步行的人们都感到吃力,更不要说载着货物的马匹了。崎岖的地形造成了交通堵塞,时不时就会有辆倒霉的马车出问题,诸如马蹄受伤、货物掉落、车轮损坏,这种破事屡见不鲜。
  果不其然,只是进入这片路段不过一两小时,前面的商队马车已经堵成长龙,商旅们纷纷下车呼吸新鲜空气,护卫们摇摇头,聚在一起聊天。可见大家都习惯了这种拥堵。
  毛皮商人贝奇也是这大排长龙中的一员,虽然他长相憨厚,不到三十岁,但已经是商会里鼎鼎有名的,能独当一面的商人了。
  他摸着自己刚刚剪理的短发,深棕色的发丝在剪短后看上去和黑色一模一样。
  “嘿,贝奇。”
  听到有人给自己打招呼,贝奇的耳朵动了动,思索着这样大摇大摆的声音是在自己的白名单里还是黑名单里。他靠在马车的座椅上,相当仔细地扫视了一遍周围,然后露出了平淡的神情。
  很显然,来者是在自己的黑名单里。
  “鲁迪。”与这个络腮胡的中年男人握了握手,贝奇假装惊喜地说道,“真是凑巧,你这是往塞洛嘉走,还是去南边避难呢?”
  鲁迪笑意浓重,嗓音略低:“当然是去智慧王的国度发一笔横财呀。”
  “一笔横财?”
  “怎么?贝奇你感兴趣吗?”
  贝奇笑着摇了摇头,表面上不动声色,回想起上次与这个混球的合作,差点儿让他苦心建立起的商人名誉扫地。那是几年前,他刚到商会合作不久,鲁迪作为合伙人居然私藏违禁品——通过自己的路子。
  抓着自己的胡子,鲁迪表情有些低落:“别这样贝奇,我们是商人,当年我确实有点儿不地道,不过都过去了。”
  “但我们做生意,声誉在外、自制在内。”贝奇伪劣的神情消失,余下的只有冷淡与厌恶,“这事永远过不去,如果你想找合伙人发横财,我帮不了你。”
  鲁迪摊了摊手:“好的好的,贝奇先生,冷静点儿。”
  前方的马车丝毫不见松懈,最前头似乎传来了争吵声,贝奇不喜欢争吵,他看了眼淡然自若的鲁迪说道:“你也去塞洛嘉?是龙翼都还是南极城?要是你运送的是乌雪矿,你可得赶紧走小路了。”
  “真温暖啊,贝奇,你还是老样子。”鲁迪的笑容让贝奇十分不舒服,“不过我刚才说过了,我是来发一笔横财的。”
  说着,他向贝奇的马车后看去,由于黑布的遮盖鲁迪只能自己猜测道:“是毛皮?一定是异兽毛皮吧?该死,亲爱的贝奇,做这种暴利买卖,你居然连护卫都不雇一个!”
  “你就当我疑心重吧。”贝奇皱眉,“言归正传,我好像没发现你的马车。”
  鲁迪微笑说道:“这笔买卖不需要马车,只需要——这个——”
  “铮!……”
  马匹的耳朵一动,机警地抬起脖子来,它们环顾周围的同伴,每个同伴都听到了那不寻常的声音。最终,因为后面的一声马嘶,无论是马匹还是人,都看到了那个络腮胡汉子手中高举的铁环大刀。
  贝奇脸色一沉,看到这个男人血丝密布的双眼,霎时间明白了这笔横财从何而来。
  “你们就是我的横财啊。”
  鲁迪阴恻恻地笑道。
  “是流匪!——”
  堵塞的商队中有人高喊道,顿时场面一片混乱,只见他们左侧的山坡上黄沙四起,骑着战马的武装强盗从烟尘中冲出,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叫嚣着没人听得懂的古怪怪吼。
  流匪(注释②)这种应乱世而生的祸乱,一群没有声誉、没有信仰、没有积弱的群体。他们向来比天灾来得更加迅猛。在他们还在聊天打盹的时候,这些罪犯们已经盯住了他们的财富,和他们的性命。
  穿着与黄沙相同色调的衣装,流匪们挥动马鞭,向堵塞在山道上的商队杀去。
  商队护卫反应不及,还未组织起有效的防线,便被黄沙尖端的流匪前头部队冲散。
  从流匪的进攻方式来看,他们属于经验老道的劫掠者,先使用突袭冲锋攻入松散的商队内部,然而后续的流匪再步行跟上。商队的护卫在战备松懈的情况,还被数量上碾压。
  流匪的刀剑将所有抵挡他们的护卫都砍翻在地,劫掠者中包括矮人,这些灵活有力的小矮子或使用斧子或使用匕首,护卫对上他们,不是被劈断双腿就是被剖开小腹。
  堵在山道上的商队顿时成了一片血洗之地。
  贝奇在鲁迪对自己的动手的前一刻便抬起一脚将其踹飞,他灵敏地翻下马车,在车底边缘一模,握住了他藏在车底的上好钢剑。
  “后神阿津保佑!”
  他默默念叨了一句,一条护卫的断臂从他头顶掠过,砸在他脚边,鲜血溅洒,贝奇脸色难看到极点。
  现在他很后悔没有警告周围的同行挑选这些货色的护卫,这段山道危险无比,可这些蠢货就是不愿意凑点儿钱雇哪怕一个魔导士,护卫商队这种事,本就应该交给魔导士,那才是真材实料的专业人才。
  这些前几天还是酒馆里醉汉的廉价护卫顶多撑点儿场面,还想吓退老道的流匪?
  当然,自己也是太蠢了,现在就算只有一个魔导士在场,何惧这些流匪。
  惨叫与屠杀还在继续,贝奇心里忐忑,但不得不这么做,他不得不拿出当初还在军营服役时的勇气,回想着自己早就还给教官的剑术与步法。
  该死,这怎么行得通,自己已经好几年没战斗过了,大半肌肉都变成肥肉了。
  “哈!贝奇!”
  鲁迪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拔出钢剑,腹部与腿部发力勉强使出一个躲避性极强的翻滚闪避,但因为发力过度,多滚了几米,摔了个头晕目眩。
  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缓过神,贝奇感到胸口被重重踢了一脚,他踉踉跄跄地后退,在向后仰倒的时候又不小心在石头上磕到了膝盖。
  他疼得咬牙切齿,将钢剑握紧,看向前方。
  不止是鲁迪,还有一个流匪也跟在他身边,看来是特意来对付他的。
  前商业伙伴鲁迪长满胡子的脸上挂着狠毒的笑意,旁边的流匪扛着大刀,露出经过长期锻炼的精壮胸膛,抖了抖腿,看来自己是挨了这狗娘养的一脚。
  “还有什么遗言吗?温暖的贝奇先生?”鲁迪哈哈大笑,声音依旧的大摇大摆。
  “去你妈的,杂种!”向来温厚的贝奇愤怒地骂道,将钢剑握稳。
  鲁迪哼了一声,对过来帮忙的流匪说道:“让他活着的时候多流点儿血。”
  “乐意效劳。”
  流匪嚣张地扭了扭手臂,露出黄白不一的牙齿,盯住贝奇那张满是汗水的脸。
  但这位流匪并没有兑现他的诺言。
  第一支箭的目标就是他,这支羽箭在混乱的杀戮中穿行,穿过了马车的车轮、穿过了几个流匪之间的缝隙、穿过了山道旁茂密的枝叶,其上的力道因为到位的距离把控,在空气中获得了足够的穿刺力。
  普通寻常的铁质箭头顺畅地进入这个流匪的太阳穴,令他保持当时嚣张的笑意颅骨通风。
  他走了几步,然后顺着羽箭的穿出而栽倒,身躯砸在山道的地面上,掀起呛人的灰尘。
  血液流淌一地,鲁迪与贝奇张大了嘴巴。
  队伍后方,是这支奇妙箭矢的发源地。
  贝奇向那边望去,凭借他当年侦察兵的视力,看到商队的最后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修长纤细的身影,从身段上来看无疑是个女子。
  那道身影走近些,他才看清她的装束,不禁欣喜若狂。
  女子头戴兜帽,虽看不清面容,但身上穿着蓝白色的如海鸥般的斗篷与裙裤,胸前戴着一枚龙与骑士同框形态的圆形徽章。那分明是魔导士协会,正式魔导士才能拥有的协会徽章。
  “魔导士!有个女魔导士来了!”
  贝奇又慢一步,一个流匪惊恐万分地向同伴传递信息,那戴着兜帽的女魔导士轻轻开弓,羽箭轻灵地射中流匪的背心。
  “带上东西赶紧跑!”
  手持长刀的流匪首领蒙着面大吼道,紧紧地盯住后方那正在连续开弓的女魔导士。他注意到,她所用箭矢虽然普通寻常,但那副弓却质量极佳,似乎还有宝石镶嵌,总之,女魔导士的每一支羽箭都准确无误地射杀了自己一个甚至多个手下。
  流匪的部队快速向山坡上撤退,但女魔导师明显不愿放任他们劫掠财物离开。
  她手上的青色长弓焕发出星耀般的光芒,魔力凝聚在长弓两端的暗淡宝石上。女魔导士踏上一辆侧翻的马车,引动弓箭上的魔力,搭在其上的不再是铁箭头的羽箭,而是魔力凝实的箭矢。
  因魔力而乱流的风鼓噪,将女魔导师的兜帽吹飞。
  “嗖——”
  开弓的瞬间,人们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哨声,就见这支光辉的箭矢抵达山坡之顶,爆开成一片光雾。
  冲上山坡的流匪在这片光雾中痛苦地大吼,捂住自己的眼睛摔了下来。而终于组成防线的商队护卫按势上前,一个个结果了这些灼伤了双目的流匪。
  幸存的商人探头探脑地从躲藏的车后溜出,看似这场危机已经解除。山坡上的流匪已经大部分已经被一拥而上的护卫砍成肉泥,少部分捂住双眼痛喊翻滚,流匪的马匹也都四散而逃。
  但当他们将感激的视线投向救命恩人的时候,那种感激化作了另一种情绪。
  魔导士露出了真容,不是有着酒红色长发的英气女骑士,而是一个苍白高挑的柔弱少女,更重要的是——她淡蓝色的眸子与两旁尖尖翘起耳朵。
  #
  是厌恶。
  伊雅见过这种视线,这种视线已经跟随了自己十几年,从来没有间断的昭示。她不喜欢这种视线,但她已经习惯了。
  无非是因为自己的尖耳朵、无非是因为自己宛如附加的人类特征。
  女魔导师是个年轻美丽的少女,肌肤如瓷器一样雪白,琼鼻挺秀、薄唇殷红,还有一双淡蓝色的璀璨眸子与大展神威的魔法弓箭。
  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这个时候的确应该是喝彩少年英雄的魔导士协会,感谢魔导士无私的拯救。商人们会一同筹集谢礼,从刚才挽回的损失来看,应该是五十到八十个通用金币左右,还会外加护卫们的祝酒与一路凯歌。
  而接受祝福的魔导士则会委婉地拒绝他们的谢礼,有的还会一路护送他们到达目的地,井然有序、其乐融融。
  但现在,场面沉寂。
  精灵之女显得单薄而孤立,面对着无数道嫌恶的视线,她低下了漂亮的蓝眼睛。
  刚刚拯救了自己身家性命的魔导士大人,居然是……一个精灵?不,看那明显的人类相貌,分明是一头半精灵。
  半精灵又和精灵不同,与完全的精灵相比,从人族的角度说,这种……东西,更加的卑贱。
  在二十多年前,精灵族还高高在上的时候,精灵从不屑于与人类交配。但精灵娼妇的产生,使人与精灵结合的稀有半精灵诞生……说到稀有嘛……既拥有精灵高挑出众的完美身段,又拥有人类柔美清丽的五官,在外貌上足以抵达人类审美的极致。
  导致市面上几乎所有半精灵都是夜色服务的抢手货,近年来越发变成私人交易的产物。
  眼前这头半精灵就属于这种完美娼妇的原料。
  可她偏偏不是个娼妇,是个魔导士。
  人们多少为她感到惋惜,半精灵娼妇可是当今收入最高的女性职业,只需要向达官贵人们翘起屁股,就能拿到一辈子的金银珠宝,比风餐露宿的魔导士赚钱多了,真是可惜了……
  “你们现在安全了。”
  伊雅清丽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她蓝色的双眸没有与任何交集,从地上拾起自己被魔力吹飞的兜帽,快速将其戴好,遮住了那美丽的面容与刺目的尖耳。
  她说完,仍然没有人回应,没有护卫向她表示祝贺,刚刚浴血奋战后的汉子们只是不习惯地看着精灵之女的这身着装——在往前多年的记忆里,女性精灵总是穿着性感,露出内,到处招徕顾客。
  商人亦没有筹集奖赏,只是怀着那种厌恶与蔑视时不时瞟伊雅一眼。
  山道上保持这种沉闷的气氛。
  将弓箭背上,伊雅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从众人面前离开,去往队伍的最后方。她非常清楚现在只剩下沉默,没有人会在没有委托的情况下付给半精灵一分钱,即使她挽救的是整个商队。
  兜帽遮掩住伊雅现在的表情,在她离开的途中,商人与护卫们开始忙起自己的事,前头传来一声吆喝,看来是道路已通。
  马车滚滚从身边擦过,伊雅绕到队伍的最后方,一步步跟着商队继续前进。
  低下头,她检查起自己的弓箭来。
  宝石的魔力耗去了大概四分之一,羽箭消耗掉十几支,倒还不算严重。但愿能在塞洛嘉境内得到魔导士协会的补给。
  伊雅叹了口气,兜帽下璀璨的蓝眸微微黯淡:但愿吧……
  “魔导士大人。”
  伊雅一愣,抬起头来,只见一辆马车还停留在自己前方,一个短头发的男人腿上打着绷带,向她微笑地点头致意。
  “您好,先生。”
  贝奇在旁边让出一个位子,望了望四周,低声道:“不介意的话,我载您一程吧。”还是有些许旁人听到,投来了异样的目光,但这位南方商人并没有因此驱赶马车前进。
  那双淡蓝色的眼眸注视了贝奇一阵,她低下头,轻声说一句:“谢谢。”
  她对本该对自己感恩戴德的人自然而然地道谢,贝奇觉得,少女恐怕是孤独的。
  他是对的。
  注释①:四年战争后,贝佳斯山脉没有划归入任何一国的领土内,但实际的控制权一半归塞洛嘉,分界线从岔道口往北,即便是智慧王也不敢再越界,触犯联盟的底线。避战令则是由贝佳斯山脉周边的塞洛嘉领土申请发起的,无论是出于财富还是政治的原因,智慧王认可了这一明令。
  注释②:瑞加存在着许多流匪,他们或占山为王,或占林称霸,特别是众国的边境地带。流匪大多是因为一时冲动触犯律法,支付不了高昂赏金的罪犯,但1189年后,在塞洛嘉,越来越多的贫民加入了这一犯罪团伙。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逐末之影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重生后我为商业大亨 荷塘火锅
  苦逼中年人士叶泽重生穿越到了1982年。
  家庭贫困,父母憨厚老实,兄弟姐妹众多,穷啊!饭都吃不饱!
  叶泽却是一点不慌,满是意气风发。
  前世浑浑噩噩、过得不怎么样,老天爷尤见可怜,终于是轮到他重生穿越了,重生人士金手指一开——哈哈哈!
  眼前已经浮现了一副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的美好展图。
  只是三天过后……
  叶泽内心愤怒咆哮不已:“李老二!李东!说好的发家致富第一桶金——黄鳝、小龙虾呢?!在我这怎么都行不通?”
  叶泽欲哭无泪,原来重生文里都是骗人的……!
弥罪 一语玄臣
  我随着黑暗下坠,在倒影中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越是害怕麻烦的人,麻烦就越会找上他。我们都是荆棘丛中苟活着的生灵,顺着时间流逝的方向伸出罪恶的手。
  而现在,我又要用什么去弥补我的罪过。
  ##############
  悬疑向,不喜勿入。
异世凌仙 魔兽二代
  修真界天才散修在渡劫时被雷劫劈死,灵魂却意外转世,附身到异世大陆的一个天生废物身上,觉醒强大的血脉。新的世界,新的力量,这一世我以修真为主,武道为辅,真武双修盖天地。这一世,我要开辟新的纪元,追寻那传说中的真仙之境,一身霸体凌驾苍穹万界!
最强道士混都市 辰小白
  他从出生就抱上了牛逼哄哄的大腿师父,具体有多牛呢?无数达官贵人都欠他人情,有所名气的大佬见他都必须得恭恭敬敬的,这设定妥妥的装B打脸流啊!
  可却被要求入赘度劫,入赘就入赘吧,关键总有小人来找茬,不仅如此,各路妖魔鬼怪也是纠缠不放……
  古老的青铜大门究竟在等待谁的到来?少年的身世是否为未解之谜?一切的真相背后又将揭露怎样的阴谋……
  且看他如何用道术风水玩转整个都市。
最后一个萨满 于不器
  如果有可能的话
  我宁愿不要踏上这条路
  最亲近人的背叛
  最爱人的离去,最痛苦的是我无法阻止
  当我被选为萨满的那一刻,我知道命运是不会放过我的
  该死的命运,能不能放过我让我摆脱绝望的交织
天宇传记(最强修真高手) 剑动情缥缈
  相传混沌初开,鸿蒙始判时,天地孕育出了三本奇书。拥有者将会获得无上能力!天书,无中生有,无所不容;地书,时空穿梭,无所不在;人书,博古通今,无所不知!少年林宇无意获得其中传承,故事从这里开始!
  这是一个为了自己和家人朋友能够生存下去,不断穿越各个位面修炼变强的故事。天龙世界琳琅满目的神奇武功,火影世界眼花缭乱的仙法忍术,魔兽世界庞大恢弘背景下的精灵侏儒……
  光怪陆离的世界,荒诞怪异的种族,惊悚恐怖的妖魔鬼怪,曲折离奇的三本奇书……轮回万载的宿命到底何去何从?
  且看林宇如何凭借机缘,修古武,炼智谋,习异能,得玄功,与各个位面的主角产生何种恩怨纠缠,爱恨情仇,并一步步走向巅峰!
战人格 梦年清
  我要揪出你这个魔鬼,
  来吧!让我撕碎你,
  看看你的心脏,它是铁的吗?
  属于你的舌头,将会是你美味的佳肴,
  你的身躯是恶魔最盛大的舞宴,
  头骨是属于王者的冠冕,
  骨头是你最好的武器,
  来吧!用这史诗的钝器,
  砸开我的头颅,
  亲手砸烂你的灵魂,
  让我们在这血雨中升华,
  让上帝看看我们的灵魂,
  来吧!
  本书又名《永夜Ⅰ:战人格》
  于永夜长辞,唯死神永生!
  To die in the long dark night, only death will never die!
我是茅山小道士 茅山派首席大弟子
  注:《我是茅山小道士》有声版已经上线喜马拉雅,喜欢听书的朋友可以去搜索收听,恐怖开始......
  我是茅山小道士,赚不到钱,吃不上饭,生活艰辛,命途多舛,只能摆摊求富贵,占风看水,补卦演命。
  凡人有难求我帮,冤魂有怨我来还……